2017年4月1日星期六

The Jesus And Mary Chain:耶穌再生記

2007年,Jim Reid和William Reid讓The Jesus And Mary Chain復出,首場復合公演就獻給了當年美國加州《Coachella》音樂節。時間一晃眼便10年,而The Jesus And Mary Chain亦終告發表了繼《Munki》後睽違19年、叫樂迷引頸以待而來的回歸專輯《Damage and Joy》。 
有趣是在這10年裡的中間,即2012年的時候,JAMC曾在5月到過訪香港舉行他們的專場音樂會,從而造就了讓我接觸到追隨多年的Reid兄弟之良機。而我跟Jim Reid作專訪時,問到他們早已聞樓梯響的全新專輯的進度如何,他說已有新歌,但對於錄音的安排卻仍是未知之數。

如今,我們都在聽著《Damage and Joy》,即使我不會稱之為JAMC跨越10年打造出來的專輯,但卻肯定這是結集著他們自重組以來的作品之大成。況且,貴為noise-pop的掌門人樂隊、影響著shoegaze樂潮衍生的先鋒名字,就在Slowdive和Ride兩隊英倫shoegaze名團相繼在5月及6月發行其回歸專輯《Slowdive》和《Weather Diaries》之前,JAMC先拔頭籌出版了《Damage and Joy》,那不失他們一貫的霸氣。

5年前在訪問時Jim才說過JAMC過往毋庸聘用唱片監製,因為是他們親自擔任製作人,只要聘用engineer便行。然而在《Damage and Joy》的唱片監製一欄,卻喜見Youth(The Orb / James / The Verve) 這位著名製作人的名字,早年是Killing Joke低音結他手的他亦有為JAMC兼任低音結他演奏,專輯也主要是在Youth於西班牙的錄音室灌錄;而專輯裡的樂手,還有Lush的低音結他手Phil King、來自Fountians Of Wayne及參與過The Posies的鼓手Brian Young,二人也是近年JAMC的巡演樂手,好讓現在JAMC有著猶如超級樂隊的陣容。 
專輯開場曲兼主打單曲〈Amputation〉由扭曲的結他聲效揭開序幕,再引伸出William的distorted結他riff、Jim漫不經心的演繹、冷冷的機械化迷魂節奏,抑或歌曲諷刺音樂工業與搖滾生態,絕對是一首對了大家口味的曲目,相當好的開始。〈War on Peace〉在緩緩中板節奏下的幽暗濡溼氛圍也許可令大家聯想起《Darklands》時期在歌曲,但到了尾段卻忽然驚豔地切入明快的motorik節拍與噪音結他馳騁。

要noise-pop曲目,〈Get On Home〉正有著驚濤駭浪的結他噪音狂飆段落;〈Facing Up To The Facts〉彰顯出他們師承自The Stooges的藍調garage rock根源,不單唱到” I can't find a hole I can put my erection”,更帶出Reid兄弟的關係”I hate my brother and he hates me / That’s the way it’s supposed to be”;仿如天旋地轉而來的〈Simian Split〉,一開始便大唱"I killed Kurt Cobain / i put the shot right through his brain"而成為話題焦點,歌曲帶點實驗性的手法,某些地方也有點兒叫我聯想到Sonic Youth;而〈Presidici (Et Chapaquiditch)〉是一些有著流暢調子的power-pop歌曲,屬於JAMC的美好情懷之作。

在《Damage and Joy》內,那不盡然是他們全新創作的歌曲。除了JAMC最早釋出的回歸作、曾在2008年收錄過在美劇《Heroes》原聲專輯內的〈All Things Must Pass〉現在被重灌成〈All Things Pass〉之外,上述〈Amputation〉其實是重新闡釋自Jim Reid在2006年以個人名義的單曲〈Dead End Kids〉,〈Song For A Secret〉和〈Can't Stop The Rock〉是重灌自2005年Jim與其妹妹Sister Vanilla聯袂發表的split單曲,而〈Facing Up To The Facts〉更本是Jim的樂隊Freeheat在2000年的作品。

無可否認,JAMC最廣為樂迷熟悉的歌曲,無論是成名作〈Just Like Honey〉,抑或有Hope Sandoval(Mazzy Star)獻聲的〈Sometimes Always〉,都是他們的「女聲唱和系列」作品。也許樂隊有見及此,所以今次在《Damage and Joy》裡他們竟分別找來4位女聲為樂隊作情商客串,她們分別是蘇格蘭格拉斯哥同鄉、前Belle & Sebastian成員Isobel Campbell,美國女唱作歌手Sky Ferreira,Reid兄弟的妹妹Linda Fox(即Sister Vanilla),以及名不經傳的Bernadette Denning——大家都不知道此姝是何許人、之前她也未曾灌錄過任何歌曲,讓她初次啼聲,因為她是William Reid的女友。 

在眾多「瑪莉女郎」獻聲下,也表現出JAMC動聽的一面。跟Bernadette Denning合唱的〈Always Sad〉在無比清爽曲風下唱出bitter-sweet的曲子,絕對可以成為樂隊的長青之作;跟Isobel Campbell合唱的兩曲〈Song For A Secret〉和〈The Two Of Us〉,前者如淋春風而來,後者是如斯清爽甜美的power-pop; Sky Ferreira去年才在Primal Scream的《Chaosmosis》專輯裡參與過一曲〈Where the Light Gets In〉,現在又跟其主將Bobby Gillespie的本屬樂隊JAMC合作,看來她對蘇格蘭樂團為情有獨鍾,而有趣是美麗動聽的一曲〈Black and Blues〉之gospel根源竟叫我聯想到Primal Scream來,但也有噪音流行曲的段落;Reid氏細妹Linda Fox唱和的〈Los Feliz (Blues And Greens)〉及重唱她自己的〈Can't Stop The Rock〉都流露出樂隊的country-folk rock薰陶,後者以一聲”stop”為這專輯作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