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22日星期二

白目樂隊:11 Years Challenge

台灣獨立樂團白目樂隊(The White Eyes)的《可笑的一天 A Fucking Day》香港巡迴專場在今個星期六1月26號晚於TTN舉行在即,忽然叫我回想起兩個我跟他們的「第一次」。 

我第一次遇上白目樂隊,那要多得英國列斯市樂隊The Music。2008年The Music來台演出,主辦單位邀請我到台北看其音樂會之餘,也給我參與前一天的兩個熱身活動:為聆聽分享會擔任講者,以及晩上的Welcome To The Party派對擔任DJ演出;到音樂會當日,白目就是為The Music擔崗暖場表演,我正是這樣邂逅到這隊台灣garage rock / post-punk樂隊。由於當日下午約了The Music結他手Adam Nutter在場內訪問,所以我在黃昏時也看到白目的綵排,然後再看晩上的正式演出,所以對他們的印象也相當深刻,我當年的形容就是一隊「有如Yeah Yeah Yeahs般」的樂隊,女主唱高小糕也甚有著暴女female frontman的姿態。當晩他們還送給我其《Get My Body If You Want It》EP,再交了個「臉書」朋友,大家就是這樣保持聯繫。 

另一個第一次,是2011年小糕訴之白目的新作《死男孩》EP是以卡式帶形式出版,我的反應是:「這是甚酷的意念啊!」那時仍尚未發生所謂「卡帶復興」現象,但在外國獨立/地下音樂圈有樂團出版卡帶並不是甚麼嘖嘖稱奇的事,卡帶形式也是一種獨立音樂態度。當我收到《死男孩》EP的卡式帶,竟有愛不釋手的感覺,急不及待地拿到封塵已久的卡式座播放。畢竟我已不知幾多年沒有增添過卡式帶的新作,那只可說白目是走得前了;而他們的《死男孩》EP,也是我第一次擁有新世代的卡帶出品——是卡式帶內仍附有MP3下載碼那種。 


我認識白目的十一個年頭來,誠然他們是產量並不多的樂團。毋庸置疑,2010年發表的首張官方專輯《Kiss Your Eyes》是他們的一個重要的里程碑。這張在北京灌錄、然後帶到紐約市Sterling Sound Studio由Greg Calbi操刀母帶製作的專輯,正紀錄到白目的音樂已拓展到完全體之階段,從大剌剌的garage rock、post-punk、psychobilly到groovy的dance-punk姿態,他們的歌曲既可崩壞暴烈而來,也可有著溫婉幽美的旋律化曲子,所帶來就是那種具有奠定性意義的樂團首張專輯。
 


想不到白目的下一張專輯,已是六年後的事。2017專輯《可笑的一天》被視為他們的新歌加精選,當中有收錄回《死男孩》EP時期的作品。曲風上也標誌著白目的另一階段進化:主題曲〈可笑的一天〉重投紐約no wave噪音搖滾薰陶之初衷,〈怪獸飛船〉是首靡爛迷惑的electro-dub-rock歌曲,〈關聯〉有著縈繞心頭感染力的獨立搖滾,〈電影散場時〉這首淡淡然ballad是他們dream-pop的時候,而〈一起走〉是他們百分百的electro電幻曲目,這些都來得有別於昔日白目的聲音。是成熟了、細膩了,但白目依家是白目、高小糕依家是高小糕,他們的音樂仍是有著一份躁動的感覺。
 
 

距離《可笑的一天》的發行差不多有兩年,他們的《可笑的一天 A Fucking Day》巡迴也終告在香港舉行,確是有點姍姍來遲吧。說來,我已久未看過白目的現場演出了,期待今個禮拜六可以在TTN再次見到這班台灣朋友。

2019年1月5日星期六

Oneohtrix Point Never:坂本教授加持

甚麼為之惺惺相惜?坂本龍一在去年年初為其《async》專輯帶來的remix專輯《ASYNC - REMODELS》,便由美國紐約市布魯克林實驗電音製作人Daniel Lopatin之化身Oneohtrix Point Never為一曲〈Andata〉操刀的rework版本揭開序幕;然後Oneohtrix Point Never在年尾出版《Love In The Time Of Lexapro》EP,當中又有坂本教授為他來自《Age of》專輯的一曲〈Last Known Image Of A Song〉製作rework版——大家要知道,坂本教授找你為他remix,然後他又出手為你的作品remix,如此得以獲取他的加持是多麼難能可貴的事情呢。
Daniel Lopatin現在有幾享負盛名?去年David Byrne的14年來全新個人專輯《American Utopia》都跟他合寫了兩曲吧。

而Oneohtrix Point Never去年的《Age of》專輯,簡直叫我聽得猶如發崛到一個寶藏,我不知怎樣單憑三言兩語地可以說明他所帶來包含實驗/古典/電音/配樂/民謠/爵士/R&B的風格,只知道愈聽就令我對Oneohtrix Point Never這個名字的興趣愈大。而我對Oneohtrix Point Never的好感,還有其近年的專輯及EP的唱片封面設計,都教我聯想到70年代的歐陸progressive音樂唱片出品。 

寫寫《Love In The Time Of Lexapro》EP,又不是純粹因有坂本龍一,還有這是我在去年所購入的最後一張2018年唱片,所以想留個紀錄。(雖然我仍有不少想買但又未買的2018年唱片。)
《Love In The Time Of Lexapro》EP是Oneohtrix Point Never的「新歌加remake」唱作,收錄兩首新曲、兩首重新闡釋自《Age of》專輯的曲目。

新曲當中,主題曲〈Love In The Time Of Lexapro〉由宛如被捲進巨浪的氛圍音牆帶出,未幾停頓了片刻,然後就變成了一首美麗的ambient電音樂章,好讓聽者變成唱片封面上的海豚,身處平靜幽美的汪洋海底世界。〈Thank God I’m a Country Girl〉並不是鄉謠歌曲,而是一個抽象而又色彩豔麗的電幻世界。

坂本教授為《Age of》的結尾曲目〈Last Known Image Of A Song〉操刀的rework版本,這首本是帶著avant-jazz肌理與實驗電聲的ambient曲目,現在則來得更線線簡約潔淨,一種好比進入無菌狀態的潔白電音空間。而他聯同Sandy (Alex G)重玩〈Babylon〉,那就變成一首迷幻感覺的indie-folk歌曲,反而成為EP裡的亮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