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22日星期二

白目樂隊:11 Years Challenge

台灣獨立樂團白目樂隊(The White Eyes)的《可笑的一天 A Fucking Day》香港巡迴專場在今個星期六1月26號晚於TTN舉行在即,忽然叫我回想起兩個我跟他們的「第一次」。 

我第一次遇上白目樂隊,那要多得英國列斯市樂隊The Music。2008年The Music來台演出,主辦單位邀請我到台北看其音樂會之餘,也給我參與前一天的兩個熱身活動:為聆聽分享會擔任講者,以及晩上的Welcome To The Party派對擔任DJ演出;到音樂會當日,白目就是為The Music擔崗暖場表演,我正是這樣邂逅到這隊台灣garage rock / post-punk樂隊。由於當日下午約了The Music結他手Adam Nutter在場內訪問,所以我在黃昏時也看到白目的綵排,然後再看晩上的正式演出,所以對他們的印象也相當深刻,我當年的形容就是一隊「有如Yeah Yeah Yeahs般」的樂隊,女主唱高小糕也甚有著暴女female frontman的姿態。當晩他們還送給我其《Get My Body If You Want It》EP,再交了個「臉書」朋友,大家就是這樣保持聯繫。 

另一個第一次,是2011年小糕訴之白目的新作《死男孩》EP是以卡式帶形式出版,我的反應是:「這是甚酷的意念啊!」那時仍尚未發生所謂「卡帶復興」現象,但在外國獨立/地下音樂圈有樂團出版卡帶並不是甚麼嘖嘖稱奇的事,卡帶形式也是一種獨立音樂態度。當我收到《死男孩》EP的卡式帶,竟有愛不釋手的感覺,急不及待地拿到封塵已久的卡式座播放。畢竟我已不知幾多年沒有增添過卡式帶的新作,那只可說白目是走得前了;而他們的《死男孩》EP,也是我第一次擁有新世代的卡帶出品——是卡式帶內仍附有MP3下載碼那種。 


我認識白目的十一個年頭來,誠然他們是產量並不多的樂團。毋庸置疑,2010年發表的首張官方專輯《Kiss Your Eyes》是他們的一個重要的里程碑。這張在北京灌錄、然後帶到紐約市Sterling Sound Studio由Greg Calbi操刀母帶製作的專輯,正紀錄到白目的音樂已拓展到完全體之階段,從大剌剌的garage rock、post-punk、psychobilly到groovy的dance-punk姿態,他們的歌曲既可崩壞暴烈而來,也可有著溫婉幽美的旋律化曲子,所帶來就是那種具有奠定性意義的樂團首張專輯。
 


想不到白目的下一張專輯,已是六年後的事。2017專輯《可笑的一天》被視為他們的新歌加精選,當中有收錄回《死男孩》EP時期的作品。曲風上也標誌著白目的另一階段進化:主題曲〈可笑的一天〉重投紐約no wave噪音搖滾薰陶之初衷,〈怪獸飛船〉是首靡爛迷惑的electro-dub-rock歌曲,〈關聯〉有著縈繞心頭感染力的獨立搖滾,〈電影散場時〉這首淡淡然ballad是他們dream-pop的時候,而〈一起走〉是他們百分百的electro電幻曲目,這些都來得有別於昔日白目的聲音。是成熟了、細膩了,但白目依家是白目、高小糕依家是高小糕,他們的音樂仍是有著一份躁動的感覺。
 
 

距離《可笑的一天》的發行差不多有兩年,他們的《可笑的一天 A Fucking Day》巡迴也終告在香港舉行,確是有點姍姍來遲吧。說來,我已久未看過白目的現場演出了,期待今個禮拜六可以在TTN再次見到這班台灣朋友。

2019年1月5日星期六

Oneohtrix Point Never:坂本教授加持

甚麼為之惺惺相惜?坂本龍一在去年年初為其《async》專輯帶來的remix專輯《ASYNC - REMODELS》,便由美國紐約市布魯克林實驗電音製作人Daniel Lopatin之化身Oneohtrix Point Never為一曲〈Andata〉操刀的rework版本揭開序幕;然後Oneohtrix Point Never在年尾出版《Love In The Time Of Lexapro》EP,當中又有坂本教授為他來自《Age of》專輯的一曲〈Last Known Image Of A Song〉製作rework版——大家要知道,坂本教授找你為他remix,然後他又出手為你的作品remix,如此得以獲取他的加持是多麼難能可貴的事情呢。
Daniel Lopatin現在有幾享負盛名?去年David Byrne的14年來全新個人專輯《American Utopia》都跟他合寫了兩曲吧。

而Oneohtrix Point Never去年的《Age of》專輯,簡直叫我聽得猶如發崛到一個寶藏,我不知怎樣單憑三言兩語地可以說明他所帶來包含實驗/古典/電音/配樂/民謠/爵士/R&B的風格,只知道愈聽就令我對Oneohtrix Point Never這個名字的興趣愈大。而我對Oneohtrix Point Never的好感,還有其近年的專輯及EP的唱片封面設計,都教我聯想到70年代的歐陸progressive音樂唱片出品。 

寫寫《Love In The Time Of Lexapro》EP,又不是純粹因有坂本龍一,還有這是我在去年所購入的最後一張2018年唱片,所以想留個紀錄。(雖然我仍有不少想買但又未買的2018年唱片。)
《Love In The Time Of Lexapro》EP是Oneohtrix Point Never的「新歌加remake」唱作,收錄兩首新曲、兩首重新闡釋自《Age of》專輯的曲目。

新曲當中,主題曲〈Love In The Time Of Lexapro〉由宛如被捲進巨浪的氛圍音牆帶出,未幾停頓了片刻,然後就變成了一首美麗的ambient電音樂章,好讓聽者變成唱片封面上的海豚,身處平靜幽美的汪洋海底世界。〈Thank God I’m a Country Girl〉並不是鄉謠歌曲,而是一個抽象而又色彩豔麗的電幻世界。

坂本教授為《Age of》的結尾曲目〈Last Known Image Of A Song〉操刀的rework版本,這首本是帶著avant-jazz肌理與實驗電聲的ambient曲目,現在則來得更線線簡約潔淨,一種好比進入無菌狀態的潔白電音空間。而他聯同Sandy (Alex G)重玩〈Babylon〉,那就變成一首迷幻感覺的indie-folk歌曲,反而成為EP裡的亮點。

2018年12月29日星期六

The best of 2018

原來我已兩年沒有在Spotify上輯過我的年度歌單(前年做了一半但半途而廢),今年「的起心肝」再做。 2018年對我來說不算是音樂大豐收的年分,但反而更想把我所聽的記錄下來。 於是動手一輯,就輯了六小時的2018年音樂出來,請跟我個flow來聽。

2018年9月23日星期日

Toconoma:盡興而歸的一夜

上次看日本四人器樂搖滾樂團Toconoma的現場演出,是去年6月24日在Hidden Agenda的第四代場地,當時他們剛出版了《Newtown》專輯,也是HA「出事」後的事,所以音樂會也只能不張場地以「私人活動」形式低調舉行。即使樂隊的演出非常精采,但氣氛怎也不算很好,實在有點暴殄天物之感。 
如今,Toconoma終於名正言順地來港舉行專場音樂會,剛在星期六於TTN帶來他們的《Toconoma Tour Tocojaws》香港場演出。今次大家當然也看得盡興而歸。 我喜歡Toconoma的優秀之處,是他們如流水行雲的instrumental rock所奏出jazz / Latin / funk的音樂色彩之餘,亦有著相當之groovy的舞曲底蘊,現場聽來便更覺愉快開懷;當晚他們的現場演出,就是這樣看得我煩惱盡消,開心得連喝了兩杯酒。

Toconoma是一隊四位成員都能夠平分秋色的樂隊,各人都有出色的表現,誰也搶不了誰的風頭。但我會偏心的說:低音結他手矢向怜(Ray Yako)兩度站出來彈bass solo為尤其叫我深刻。

2018年9月20日星期四

cero:看得身心暢快

早已知道風格多元化的日本東京city pop名團cero,是一隊很出色的現場演出樂隊,而在9月18日於柴灣Y Square的Y Studio看過他們由White Noise Records主辦的《POLY LIFE MULTI SOUL TOUR》香港音樂會之後,我只有說:他們的現場表演比我預期中為精采得多,看得我身心暢快。主唱高城晶平是多麼親切的男生。 

cero是高城晶平、荒内佑、橋本翼的三人樂隊,但他們的現場演出乃拓展成為一支八人大樂團。而且,原來短髮女鍵琴手兼和唱小田朋美本身也是獨當一面的音樂人,是樂隊CRCK/LCKS的靈魂人物——那是完場後遇到「鼓王勳」,才從他口中得悉這位女樂手是殊不簡單(他是小田朋美邀請來看她與cero的演出)。

當晚的燈光做得非常之好,能跟音樂絲絲入扣,如玩ballad曲目〈大停電の夜に〉時有一刻把全場燈光熄滅、來個全黑的大停電場景,實在太棒了!
                                      


2018年4月26日星期四

Brian Eno with Kevin Shields:深藍色的深海氛圍

今年Record Store Day的限定盤出品當中,我最期待而又志在必得的,毋庸置疑是Brian Eno with Kevin Shields限量5,000張發行的double A-side單曲黑膠唱片〈The Weight of History〉/〈Only Once Away My Son〉。所期待的程度,是我定要刻不容緩地誓死在4月21號當日買到呢!
當英國ambient一代宗師Brian Eno,遇上Kevin Shields這位來自My Bloody Valentine的shoegaze教主,單是看到二人走在一起已是個無可匹敵的跨世代夢幻組合。Shields是師承Eno之影響的樂手乃不爭的事實,但身為結他手的Shields卻又不會是另一位Robert Fripp(相對當年的Fripp & Eno組合)吧。至少這次合作在排名上,已有Eno是主、Shields為客之分野。

那麼Brian Eno with Kevin Shields會弄出甚麼出來?那怎也不會是Eno玩art rock歌曲而交由Shields彈結他,又抑或Eno去演繹主唱一首MBV式noise-pop曲目吧。如果你的想法是「Brian Eno 的ambient電音遇上Kevin Shields的氛圍化結他drone」,又抑或是二人的ambient jam,那一定錯不了。

唱片內收錄了兩首平均九分鐘的ambient曲目。
 〈The Weight of History〉就一如唱片封面的深藍色,帶大家進入深潛的藍色深海世界氛圍,同時又猶如Eno的2016年專輯《The Ship》裡之ambient曲目用上其人聲般,帶來是他活像幽靈般的鬼魅chanting吟唱,並穿插著冷冽的電音流動,令這首ambient曲目倍感神秘;而且八分多鐘裡乃像聽得一直往下沉那樣,尾段亦沉澱著noise的聲效,歷史就是這麼重甸甸的。

而〈Only Once Away My Son〉在去年10月已先行釋出,由曇花一現的beatbox節拍帶出,引伸出是一首漫天無際、意境深邃的ambient樂章,凝聚著結他drone / noise的暗湧,又有著好比流星閃爍的電子聲響。唔……這首,確實是相當之”Shields & Eno”聯乘的合作。

2018年3月16日星期五

Tracey Thorn:一張如沐春風的唱片

Everything But The Girl体止多年(他們的說法是「封存」),這對夫妻檔的單飛各自各精采。從他們近年的個人發展來看,曾在電音舞曲界創下一番成就、成為聲譽卓著deep house DJ的Ben Watt,近年他毋庸置疑要重拾唱作歌手的角色、重拾起結他與鋼琴,無論是2014年的《Hendra》(他31年來的個人專輯)抑或2016年的《Fever Dream》,皆全然放下之前的電音舞曲姿態,那不但有前Suede結他手Bernard Butler坐鎮,前者更有David Gilmour客串一曲;反之Tracey Thorn在今年帶來的回歸專輯《Record》,卻是她最為電音流行曲風的一次。 
不計算六年前的聖誕改編歌專輯《Tinsel and Lights》的話,上次Tracey Thorn的原創歌個人專輯已是2010年的《Love and Its Opposite》,所以《Record》也是她近八年來的全新原創歌專輯。

唱片仍是由《Out of the Woods》(Tracey相隔25年的第二張個人專輯)合作無間的製作人Ewan Pearson監製,他早已為Tracey注入了一種電音製作曲風的姿態,如在《Out of the Woods》時已有〈It’s All True〉這首synth-pop式曲目作為主打單曲。然而今次她在《Record》裡的synth主導歌曲,卻有著了一份如沐春風的明媚與暢快感覺。 
前作《Love and Its Opposite》反映著Tracey面對中年危機的心情,其女人四十荷爾蒙令她寫出很多分離的題材。來到《Record》,是Tracey的另一個年齡階段,今年將會56歲的她對生命已是那麼灑脫自如。正如專輯名字只有簡單地喚作「唱片」《Record》,帶來是九首單字歌名的曲目——我對全單字歌名的專輯乃一向情有獨鍾吧。

專輯裡Tracey也引進了幾位女將參與,如美國洛杉磯女子獨立搖滾樂隊Warpaint的鼓手Stella Mozgawa與低音結他手Jenny Lee Lindberg(前者參與了超過半張專輯的鼓擊),曾來香港《Clockenflap》音樂節演出的英國電音流行樂唱作歌手Shura,以及英倫R&B女歌手Corinne Bailey Rae。 

《Record》的開場曲〈Queen〉已是多麼流水行雲而來的80年代風synth-pop曲目,聽得賞心悅目;有Shura獻聲的〈Air〉帶來是如斯漂亮的美式80年代electro-pop風格;〈Babies〉也是相當之80年代的電音流行曲曲風。同時,今次Tracey也重拾了結他彈奏的崗位,她的結他也令其電音流行曲多了點點獨立搖滾的氣味,而明快爽朗、有著鏗鏘結他伴奏的〈Guitar〉,正道出一位教她彈結他、聽Leonard Cohen的心儀男生,然後她也彈起她的結他來。 

專輯的核心之作是Corinne Bailey Rae為她和唱、長達八分多鐘的〈Sister〉,重點是這首緩緩的disco-soul-dub歌曲,延伸出是甚迷魂的dub reggae底蘊,歌曲的rhythm section正是由Warpaint的Stella和Jenny操刀。 

專輯裡也有幽美的synth-ballad歌曲如〈Smoke〉和〈Go〉,前者有著民謠般的曲子,配以是如輕煙般的beatbox節拍;後者則是首電氣化的dream-pop吧。最末是由vocoder帶出的〈Dancefloor〉,那曲如其名是首好舞池的electro-disco流行曲,靡爛的曲子又帶點憂傷,歌詞裡亦有向〈Let The Music Play〉(Shannon)、〈Shame〉(Evelyn 'Champagne' King)、〈Golden Years〉(David Bowie)、〈Good Times〉(Chic) 這幾首舞池金曲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