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日星期六

The Jesus And Mary Chain:耶穌再生記

2007年,Jim Reid和William Reid讓The Jesus And Mary Chain復出,首場復合公演就獻給了當年美國加州《Coachella》音樂節。時間一晃眼便10年,而The Jesus And Mary Chain亦終告發表了繼《Munki》後睽違19年、叫樂迷引頸以待而來的回歸專輯《Damage and Joy》。 
有趣是在這10年裡的中間,即2012年的時候,JAMC曾在5月到過訪香港舉行他們的專場音樂會,從而造就了讓我接觸到追隨多年的Reid兄弟之良機。而我跟Jim Reid作專訪時,問到他們早已聞樓梯響的全新專輯的進度如何,他說已有新歌,但對於錄音的安排卻仍是未知之數。

如今,我們都在聽著《Damage and Joy》,即使我不會稱之為JAMC跨越10年打造出來的專輯,但卻肯定這是結集著他們自重組以來的作品之大成。況且,貴為noise-pop的掌門人樂隊、影響著shoegaze樂潮衍生的先鋒名字,就在Slowdive和Ride兩隊英倫shoegaze名團相繼在5月及6月發行其回歸專輯《Slowdive》和《Weather Diaries》之前,JAMC先拔頭籌出版了《Damage and Joy》,那不失他們一貫的霸氣。

5年前在訪問時Jim才說過JAMC過往毋庸聘用唱片監製,因為是他們親自擔任製作人,只要聘用engineer便行。然而在《Damage and Joy》的唱片監製一欄,卻喜見Youth(The Orb / James / The Verve) 這位著名製作人的名字,早年是Killing Joke低音結他手的他亦有為JAMC兼任低音結他演奏,專輯也主要是在Youth於西班牙的錄音室灌錄;而專輯裡的樂手,還有Lush的低音結他手Phil King、來自Fountians Of Wayne及參與過The Posies的鼓手Brian Young,二人也是近年JAMC的巡演樂手,好讓現在JAMC有著猶如超級樂隊的陣容。 
專輯開場曲兼主打單曲〈Amputation〉由扭曲的結他聲效揭開序幕,再引伸出William的distorted結他riff、Jim漫不經心的演繹、冷冷的機械化迷魂節奏,抑或歌曲諷刺音樂工業與搖滾生態,絕對是一首對了大家口味的曲目,相當好的開始。〈War on Peace〉在緩緩中板節奏下的幽暗濡溼氛圍也許可令大家聯想起《Darklands》時期在歌曲,但到了尾段卻忽然驚豔地切入明快的motorik節拍與噪音結他馳騁。

要noise-pop曲目,〈Get On Home〉正有著驚濤駭浪的結他噪音狂飆段落;〈Facing Up To The Facts〉彰顯出他們師承自The Stooges的藍調garage rock根源,不單唱到” I can't find a hole I can put my erection”,更帶出Reid兄弟的關係”I hate my brother and he hates me / That’s the way it’s supposed to be”;仿如天旋地轉而來的〈Simian Split〉,一開始便大唱"I killed Kurt Cobain / i put the shot right through his brain"而成為話題焦點,歌曲帶點實驗性的手法,某些地方也有點兒叫我聯想到Sonic Youth;而〈Presidici (Et Chapaquiditch)〉是一些有著流暢調子的power-pop歌曲,屬於JAMC的美好情懷之作。

在《Damage and Joy》內,那不盡然是他們全新創作的歌曲。除了JAMC最早釋出的回歸作、曾在2008年收錄過在美劇《Heroes》原聲專輯內的〈All Things Must Pass〉現在被重灌成〈All Things Pass〉之外,上述〈Amputation〉其實是重新闡釋自Jim Reid在2006年以個人名義的單曲〈Dead End Kids〉,〈Song For A Secret〉和〈Can't Stop The Rock〉是重灌自2005年Jim與其妹妹Sister Vanilla聯袂發表的split單曲,而〈Facing Up To The Facts〉更本是Jim的樂隊Freeheat在2000年的作品。

無可否認,JAMC最廣為樂迷熟悉的歌曲,無論是成名作〈Just Like Honey〉,抑或有Hope Sandoval(Mazzy Star)獻聲的〈Sometimes Always〉,都是他們的「女聲唱和系列」作品。也許樂隊有見及此,所以今次在《Damage and Joy》裡他們竟分別找來4位女聲為樂隊作情商客串,她們分別是蘇格蘭格拉斯哥同鄉、前Belle & Sebastian成員Isobel Campbell,美國女唱作歌手Sky Ferreira,Reid兄弟的妹妹Linda Fox(即Sister Vanilla),以及名不經傳的Bernadette Denning——大家都不知道此姝是何許人、之前她也未曾灌錄過任何歌曲,讓她初次啼聲,因為她是William Reid的女友。 

在眾多「瑪莉女郎」獻聲下,也表現出JAMC動聽的一面。跟Bernadette Denning合唱的〈Always Sad〉在無比清爽曲風下唱出bitter-sweet的曲子,絕對可以成為樂隊的長青之作;跟Isobel Campbell合唱的兩曲〈Song For A Secret〉和〈The Two Of Us〉,前者如淋春風而來,後者是如斯清爽甜美的power-pop; Sky Ferreira去年才在Primal Scream的《Chaosmosis》專輯裡參與過一曲〈Where the Light Gets In〉,現在又跟其主將Bobby Gillespie的本屬樂隊JAMC合作,看來她對蘇格蘭樂團為情有獨鍾,而有趣是美麗動聽的一曲〈Black and Blues〉之gospel根源竟叫我聯想到Primal Scream來,但也有噪音流行曲的段落;Reid氏細妹Linda Fox唱和的〈Los Feliz (Blues And Greens)〉及重唱她自己的〈Can't Stop The Rock〉都流露出樂隊的country-folk rock薰陶,後者以一聲”stop”為這專輯作結。

2017年3月28日星期二

ADULT.:底特律迷離電幻屋

也許大家已忘掉了electroclash是甚麼一回事,然而對於來自美國底特律、由Adam Lee Miller和Nicola Kuperus這對夫妻檔所組成的ADULT.,想當年(2001年間)我們都是通過electroclash電音樂潮而認識到這隊獨當一面的electro-punk樂隊。而我對ADULT.的追隨,卻肯定比electroclash為長遠。 
在14年間共發行過5張官方專輯,ADULT.談不上是多產的名字。轉投英國獨立名廠Mute後,2017年全新專輯《Detroit House Guests》是他們繼《The Way Things Fall》後睽違4年的回歸作。

顧名思義,《Detroit House Guests》是ADULT.的合作性專輯,每首曲目都有嘉賓樂手作情商客串、各參與兩首曲目。然而有別於現今所常見通過互聯網交換音檔的合作形式,《Detroit House Guests》之重點,是ADULT.乃邀請客席音樂人親身前往他們的底特律錄音室合作。ADULT.早在2000年代初已有此構思,直到在2014年取得John S. and James L. Knight Foundation的支助,才得以履行這個音樂計劃。 
在《Detroit House Guests》裡所應邀參與的名字,包括英國EBM名團Nitzer Ebb歌手Douglas McCarthy、美國紐約噪音搖滾天團Swans靈魂人物Michael Gira、布魯克林電音二人組Light Asylum的Shannon Funchess、Robert Aiki Aubrey Lowe化身的Lichens、奧地利theremin演奏家Dorit Chrysler、多媒體藝術家Lun*na Menoh,全部都是得以獨當一面的藝人。

最先釋出是與Douglas McCarthy合作的〈They're Just Words〉,在這首帶有80年代風的electro-pop曲目裡,與Nicola合唱的Douglas竟然流露出點點一種白人騷靈嗓音的感覺,反而另一曲〈We Are a Mirror〉才較接近Nitzer Ebb的EBM工業電音但又明快得多。

《Detroit House Guests》不獨是他們的底特律大屋,也是其撲朔迷離的恐怖大宅,樹立出今天ADULT.猶如gothic般的闇黑電音取向,不只是一隊所謂electro-punk樂隊那麼簡單。 Robert Aiki Aubrey Lowe參與的開場曲〈P rts M ss ng〉已來得相當之耐人尋味,〈This Situation〉更可叫聽者進入人聲與電音的迷宮。得到教主Michael Gira獻聲,〈Breathe On〉和〈As You Dream〉是一如所料地凝聚著闇黑冷冽的氛圍,連Nicola的嗓音也好比Siouxsie Sioux那樣妖氣,猶如在進行他們的電音祭典儀式。Lun*na Menoh參與的兩曲在實驗性電幻曲風下,無論是如斯空靈鬼魅的〈Into the Drum〉,抑或神秘詭異的〈Uncomfortable Positions〉,祭出是女巫式歌聲。Dorit Chrysler則為〈Enter the Fray〉帶來迷魂的theremin演奏,而〈Inexhaustible〉在層層疊疊人聲下更中段綻出是多麼邪譎驚悚的theremin聲效。

與此同時,Shannon Funchess的中性嗓音演繹下的舞池化electro-techno歌曲如〈We Chase the Sound〉和〈Stop (and Start Again)〉,也繼續綻放出ADULT.的電音張力。

2017年3月25日星期六

Brokeback:藍色伊利諾伊河

作為美國芝加哥後搖滾天團Tortoise的忠實樂迷,對於他們家族圖上的一眾支系樂隊我都從不會錯過,其中我對Brokeback這個以Douglas McCombs為首的project為情有獨鍾。畢竟Brokeback的音樂都是以低音結他及baritone結他作主導,而Doug一手低音結他及baritone結他演奏,正是Tortoise樂曲的其中一項簽名式聲音。 
Doug不單是Tortoise的一員,也是歷史悠久的Eleventh Dream Day之核心成員,但實情Brokeback也啓動了有22個年頭。然而,Brokeback可以是Doug的一人樂隊/個人代號,但又可以變成他與Chicago Underground Quartet的Noel Kupersmith之二人樂團,繼而再拓展成四人樂隊。

來到第4張專輯《Illinois River Valley Blues》,如今Brokeback除了已變成「白鬚公」的Doug以及在2013年前作專輯《Brokeback and the Black Rock》加入的James Elkington (Tweedy / Steve Gunn)和Pete Croke (Exit Verse / Tight Phantomz),再加上新鼓手Areif Sless-Kitain (The Eternals),構成今次的4人樂隊陣容。 
早年Doug成長於芝加哥與皮奧里亞之間的伊利諾伊河畔一帶,所以顧名思義《Illinois River Valley Blues》就是勾勒出Doug對伊利諾伊河的成長回憶與歸屬感,專輯裡滿是濃郁感情的post-rock樂章。

在令人融化的緩緩節奏下,〈Ride Ahead And Light The Way For Me〉是Doug黃昏時份與父親在河畔踏單車的回憶,來得相當之多愁善感。好比風光如畫的〈The Canyons Of Illinois〉,勾勒出美麗而又令人悸動的情感。出自Rob Mazurek(Chicago Underground)手筆的ballad樂章〈Spanish Venus〉,伴以簡約的bassline與緩慢的爵士鼓而來,是Doug一手萬般縈繞心頭的baritone結他主奏。〈Ursula〉不獨是美得沒話說的曲目,同時又可以推至激情緊湊的後搖滾段落。而〈Night Falls on Chillicothe〉正是奏出Chillicothe這個皮奧里亞縣河畔市鎮的夜色,Doug的祖父母便是居於附近。

《Illinois River Valley Blues》的畫面不獨是屬於伊利諾伊州,也是很美國的感覺。復古而又流麗的〈Andalusia, IL〉呈現出一份50年代搖滾風,兩首較快板的樂曲〈Cairo Levee〉和〈Rise, Fernanda, Rise!〉所祭出的Americana底蘊宛如公路電影音樂,一下子已走到了美國中西部去。接近7分鐘的〈On The Move And Vanishing〉編排富有prog rock的起承轉合,但又不失其Americana根源風骨。

2017年2月19日星期日

PVT:重塑新澳洲

從Pivot到改名為PVT,姑勿論你把這隊來自澳洲悉尼的三人樂隊形容為電氣數學搖滾、實驗搖滾還是電音搖滾,在過去10多年間我們都見證著他們的演進過程。 
由Richard Pike和Laurence Pike兄弟再加上Dave Miller所組成的Pivot/PVT,在2005年面世的首張專輯《Make Me Love You》之後,樂隊已衝出澳洲本土,得以加盟英國獨立廠牌Warp,當年正成功地把他們介紹開去,繼而又轉投美國紐約布魯克林的Felte廠牌旗下,樂隊的唱片合約可以走遍英美兩地;何況來自澳洲伯斯的Dave Miller,更早已移居英國發展、落地生根。

這個2月,PVT帶來繼《Homosapien》後睽違4年的全新專輯《New Spirit》,唱片在悉尼與倫敦兩地所灌錄,而Dave Miller也告回歸祖國(不知是否與英國脫歐有關),與Pike兄弟聚首一堂,讓PVT重新在澳洲紮根。甚至專輯《New Spirit》的主題,也有著「新澳洲」之意義。

若然大家在2015年才因為《Make Me Love You》面世10載而聽過其10週年紀念版,都不難察覺到他們已日漸走出昔日的post-rock/math rock姿態,後來的風格來得不同日而語。PVT在《New Spirit》裡的作品,都應用上大量電子合成器而來,展現得更電氣化、美麗銷魂而懾人心魄,欣然看到他們在音樂上已邁進另一個層次。 

專輯開場曲〈Spirit Of The Plains〉是來得泛著懾人電影感與minimalism之層次的電音樂章,漸漸釋出意象萬千的奇麗景象。先行發佈是9分鐘的長篇之作〈Morning Mist, Rock Island Bend〉,由迷魂空靈而具有細密肌理的ambient electronica制式,而漸漸凝聚成deep techno曲目,Richard Pike的神秘冷冽人聲,跟Brian Eno的2016年前作《The Ship》主題曲有著異曲同工之妙。新單曲〈Another Life〉的扣人心弦之處,是源自歌曲的部落節拍以及耐人尋味的主唱,猶如進入一個PVT的音樂祭典儀式。 

〈A Feeling You Can Find〉是著是如斯夢幻而美麗旋律的IDM歌曲;如果〈Salt Lake Heart〉是PVT的synth-pop,那麼這就是滿佈菱角的synth-pop作品; 器樂曲目〈Fool in Rain II〉的迷魂電音sequence有如下雨韻律又帶點東瀛氣息,繼而再轉化出techno之肌理;樂隊回歸澳洲,也不忘寫出一曲〈Kangaroo〉,那是在緊湊的歐陸電音程序肌理主導而又配以磁性主唱的electro rock歌曲;而縈繞心頭的歌曲〈Murder Mall〉,更有如Scott Walker的歌曲抑或師承自David Bowie在柏林三部曲時期的冷冷氛圍。

主題曲〈New Spirit〉可叫我聯想到英國post-punk年代的電音樂團遇上德國krautrock的薰陶;而〈Fake Sun In China〉竟可以勾勒出如斯晶瑩剔透電子合成器演奏的電音曲風,但歌曲卻像Gary Numan那種介乎synth-pop與art rock之間的作品,在中國連太陽也有造假的?難道PVT不想到中國巡演嗎?

2017年1月2日星期一

Brian Eno:元旦之氛圍反射

縱使Brian Eno的2016年專輯《The Ship》已是4月份的出品,但感覺仍是那麼新簇簇的唱片來。然而,Eno卻已急不及待帶來他的2017年全新專輯《Reflection》,而且還要搶閘在1月1日元旦面世。
雖然兩張專輯才不過相隔了不夠8個月,但彼此卻來得迥然有別。

前作《The Ship》作為Eno睽違4年來的個人專輯,沒錯在風格上那仍可以歸納為他的ambient系列作品,然而長達20多分鐘的主題曲在幽閉深邃之氛圍下,卻有著Eno的猶如從水底傳來、經過vocoder處理的緩慢低迴、鬼魅空靈吟唱,而三部曲〈Fickle Sun〉那分別是Eno主唱的ambient-ballad / avant-ballad歌曲、鋼琴下的spoken words作品以及改編重唱The Velvet Underground的1969年歌曲〈I'm Set Free〉,甚至專輯背後亦圍繞著上世紀10年代鐵達尼號沉沒到第一次世界大戰之主題,無疑是Eno來得較「複雜」的ambient唱片。 
而《Reflection》則是Eno回歸到最純粹姿態的ambient專輯,試圖創造出無窮無盡、沒有時間規限的氛圍音樂出來,就像1985年的《Thursday Afternoon》及1993年的《Neroli》般,是Eno的「一曲ambient專輯」,整張專輯只收錄一首一小時左右的長篇ambient曲目——推出《Thursday Afternoon》時,CD產品剛面世不久,這是Eno首張為CD形式所灌錄的專輯,從而突破了以往黑膠唱片時代的曲目長度,為Eno在ambient音樂領域上的另一里程碑。

在《Reflection》裡全長54分鐘的ambient樂章〈Reflection〉,這段漫長ambient音樂旅程,帶來萬籟俱寂的空靈氛圍、孤零的琴音、幽悒荒涼的意境、迷魂的嗡嗡聲低嗚、憩靜的默想空間、耐人尋味的迷思,都是我們熟悉不已的Eno式ambient之音;川流不息而來的音樂,聽似重複又重複,但其實卻在產生微妙的變化。 

有別於《Thursday Afternoon》和《Neroli》只有以CD形式出版,《Reflection》除了CD及MP3外則同時有出版雙張黑膠唱片,把這首長篇ambient曲目分拆成4個部分。我是聽足本的音檔在先,然後才聽黑膠唱片的四部曲,感覺卻有所不同。正如《Reflection》還有跟合作無間的軟件設計師Peter Chilvers共同創作跨越音樂、視覺與衍生藝術的Apple TV和iOS版本,都為這個ambient作品提供不一樣的聆聽體驗。

2016年12月31日星期六

R.I.P.: Music in Heaven 2016

我為2016年離世的音樂家選輯了一個playlist。如果上帝真的在2016年擔綱起音樂策展人,召集了一個史上陣容最強勁的《Heaven Music Festival》,那麼這個歌單就是《天堂音樂節2016》的陣容簡介。


在此向這群已故音樂人作致敬(按照歌單次序)。

David Bowie (8 January 1947 – 10 January 2016)
George Michael (25 June 1963 – 25 December 2016)
Leonard Cohen (21 September 1934 – 7 November 2016)
Prince (7 June 1958 –21 April 2016)
Alan Vega (23 June 1938 – 16 July 2016) of Suicide
Greg Lake (10 November 1947 – 7 December 2016) of Emerson, Lake & Palmer
Colin Vearncombe (26 May 1962 – 26 January 2016) of Black
Caroline Crawley (8 August 1963 – 4 October 2016) of Shelleyan Orphan
Dave Swarbrick (5 April 1941 – 3 June 2016) of Fairport Convention
Signe Toly Anderson (15 September 1941 – 28 January 2016) of Jefferson Airplane
Gilli Smyth (1 June 1933 – 22 August 2016) of Gong
Alphonse Mouzon (21 November 1948 – 25 December 2016)
Maurice White (19 December 1941 – 4 February 2016) of Earth, Wind and Fire
Phife Dawg (20 November 1970 – 22 March 2016) of A Tribe Called Quest
Prince Be (15 May 1970 – 17 June 2016) of P.M. Dawn
Bernie Worrell (19 April 1944 – 24 June 2016) of Parliament-Funkadelic
Glenn Frey (6 November 1948 – 18 January 2016)
Leon Russell (2 April 1942 – 13 November 2016)
Isao Tomita富田勳 (22 April 1932 – 5 May 2016)
Jean-Jacques Perrey (20 January 1929 – 4 November 2016)
Pete Burns (5 August 1959 – 23 October 2016) of Dead Or Alive
Michiyuki Kawashima川島道行 (24 August 1969 – 9 October 2016) of Boom Boom Satellites
Jimmy Cheung (30 August 1984 – 25 January 2016) of Modern Children
Craig Gill (5 December 1971 – 20 November 2016) of Inspiral Carpets
Sharon Jones (4 May 1956 – 18 November 2016) of Sharon Jones and the Dap-Kings
Steven Young (1962 - 2016) of Colourbox
John Berry of Beastie Boys
Nick Menza (23 July 1964 – 21 May 2016) of Megadeth
Rick Parfitt (12 October 1948 – 24 December 2016) of Status Quo
Paul Kantner (17 March 1941 – 28 January 2016) of Jefferson Airplane / Jefferson Starship
Dale "Buffin" Griffin (24 October 1948 – 17 January 2016) of Mott the Hoople
Merle Haggard (6 April 1937 – 6 April 2016)
Bruce Geduldig (7 March 1953 – 7 March 2016) of Tuxedomoon
Paul Bley (10 November 1932 – 3 January 2016)
Keith Emerson (2 November 1944 – 11 March 2016) of Emerson, Lake & Palmer
Sir George Martin (3 January 1926 – 8 March 2016)
Pierre Boulez (26 March 1925 – 5 January 2016)
Pauline Oliveros (30 May 1932 – 4 November 2016)
Tony Conrad (7 March 1940 – 9 April 2016)
Spanky aka DJ Spank Spank aka DeeJay Phuture of Phuture

2016年12月16日星期五

Hans-Joachim Roedelius:多愁善感的德國電音老祖

作為「德國Krautrock音樂季」的第二波,我抱以更為難能可貴之心情期待看Hans-Joachim Roedelius在12月18日的香港場音樂會,畢竟他已是82歲的高齡樂手,而且比他年輕十載的krautrock電子音樂先鋒樂隊Cluster隊友Dieter Moebius已在去年因癌症病逝,那麼我們更要珍惜看到Roedelius現場演出的機會。
我第一張購買到Cluster的專輯,是1976年的《Sowiesoso》(也是樂隊加盟Sky Records後的首張出品),當年(80年代)算是慶幸找到其二手黑膠唱片。那時Cluster已漸漸走出了早年充滿菱角的實驗性電聲噪音組態,而投入幽美、細膩、溫婉而氛圍化的電子音樂風格,樂曲耐人尋味得來而又有著一份夢幻、避世的大自然靈秀氣,叫我迷醉不已,也成為我最喜歡的專輯。
識得聽Cluster,都知道音樂上的多愁善感或思古幽情,都是源自Roedelius身上——而我對Roedelius這位德國電子音樂家之情有獨鍾,正是他的多愁善感詩意音樂情操。

比如由Michael Rother(Neu!)監製的第3張專輯《Zuckerzeit》(1974)裡Cluster不但首次作出旋律化取向,也呈現了Roedelius與Moebius的迥然有別音樂風格,出自前者手筆的〈Rosa〉、〈Fotschi Tong〉與〈Marzipan〉正告訴了Cluster的krautrock電子音樂也可以多麼美麗動人。再聽他們與Brian Eno合作的1978年專輯《After the Heat》裡的〈Luftschloß〉和〈The Shade〉,抑或Cluster的1979年專輯《Großes Wasser》裡的〈Isodea〉和〈Manchmal〉等小品曲目,都是萬般美不勝收之作。也別忘記Brian Eno的1977年專輯《Before and After Science》裡他與Cluster二人合寫的ambient ballad歌曲〈By This River〉,Roedelius一手孤零戚然的鋼琴演奏,可聽得令人融化。

而Roedelius的個人唱片,我尤愛Sky Records時期的1979年專輯《Jardin Au Fou》,以及由前Tangerine Dream成員Peter Baumann監製的1981年專輯《Lustwandel》,後者裡的多首鋼琴樂章都是如斯縈繞心頭。也是何解當Roedelius在1991年發表鋼琴音樂專輯《Piano Piano》是多麼叫我們趨之若鶩。 

也喜歡Roedelius的合作性音樂項目,如90年代與意大利音樂家Fabio Capanni和Nicola Alesini合作的ambient jazz專輯(有以3人聯名抑或Aquarello之名義),2000年代與美國ambient樂手Tim Story的多次合作,而3年與由唱作人變身電音樂手的Lloyd Cole合作的《Selected Studies Vol. 1》專輯更是張驚喜之作。
說來,我仍念念不忘Roedelius在2006年出版的2CD精選專輯《Works 1968–2005》,限量發行2006套,我那套編號是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