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4日星期六

【歌單】我思故我氛圍:I Think Therefore I Ambient

Roger Eno & Brian Eno在早前面世的《Mixing Colours》專輯聽得有感,於是教我心血來潮、興之所致地在Spotify上選輯了這個ambient音樂精選歌單《I Think Therefore I Ambient》出來。一輯便欲罷不能,結果playlist現在亦已超過七小時長度。


相對於comfort food的定義,每個人也有自己鍾情的comfort music。而我抱有情意結的comfort music當中,ambient music一定是我的十大音樂流派之一。畢竟打從我在80年代愛上了ambient這門子音樂、陪伴著我成長,早已奠定了我跟ambient的矢志不渝關係。

少年時代我在我老家我是一名「廳長」,睡在客廳、沒有自己的睡房。每當夜欄人靜的深宵時分想用客廳的Sherwood音響放些音樂,由於父母及祖母的房間都只是甚為透聲的「板間房」,所以只能播一些靜態音樂,而「無節拍」(beatless)的ambient music唱片便是我的「深夜音樂」首選。而雖然我家住在祖堯邨啟敬樓30樓的公屋單位,但在客廳外卻有一個大大的露台空間,伴著我播放的ambient音樂,就是一片遙望著黑沉沉大帽山的無敵夜景。聽著ambient音樂,走出公屋單位的露台看看夜空、抽一支煙以慰藉心靈,多愁善感的寂寥文青少年歲月就是這樣度過,也是何解我能夠把每張Brian Eno的70、80年代ambient專輯都聽得滾瓜爛熟。而我個人也偏愛那些年的analog音色/錄製的ambient music。

“I Think Therefore I Ambient”是英國ambient DJ兼製作人Mixmaster Morris化身之The Irresistible Force在90年代初的slogan,那是取材自17世紀法國著名哲學家笛卡兒(René Descartes )的名言「我思故我在」——” I think, therefore I am”(Cogito, ergo sum)。

2020年4月1日星期三

Roger Eno & Brian Eno:我仍是這麼多愁善感的ambient信徒

當Roger Eno與Brian Eno要在古典音樂名廠Deutsche Grammophon旗下發表《Mixing Colours》專輯的時候,看到有不少朋友才恍然大悟,方知道Eno兄弟過去其實從沒有以二人名義聯袂出版過唱片——沒錯,Roger Eno首次參與灌錄的唱片,就是跟Brian Eno及Daniel Lanois一起三人聯名帶來的1983年專輯《Apollo: Atmospheres and Soundtracks》,然而下次兩位Eno的名字走一起出現在唱片封面上,便是相隔37年之後的事——今次的《Mixing Colours》,正是Eno兄弟二人首度開宗明義的聯袂合作。
比Brian Eno年輕十一年的胞弟Roger Eno,他在1985年發表的首張個人專輯《Voices》(跟《Apollo》一樣同屬EG Records出品),是我心目中矢志不渝的經典ambient專輯。在Daniel Lanois監製、Brian Eno操刀sound treatments下,祭出其憩靜幽美的ambient鋼琴音樂,在我的多愁善感成長歲月,已不知陪伴過我度過幾多個夜欄人靜、斯人獨憔悴的寂寥時刻,早已聽得入心入肺。所聽見,是Roger Eno的思古幽情琴音與Brian Eno的電氣氛圍營造之微妙關係。

然後我們也知道有正統音樂訓練背景的Roger Eno(他在Colchester Institute修讀樂理)也毋須其兄的護蔭亦不再局限於ambient之框架,姑勿論是他走向新古典室內樂路線,抑或其多元樂手角色(他本是粗管上低音號/次中音號演奏家),Roger早已能夠獨當一面。 

《Mixing Colours》的出現,正是Eno兄弟在《Voices》裡之合作的三十多年後延伸。作為Eno兄弟的粉絲,無疑這是一件相當之動感的事。
跨越15年的製作,《Mixing Colours》最早創作的曲目已是始於2005年。專輯是以Roger Eno & Brian Eno名義發表,那亦告之二人的主客關係。今次Eno兄弟的合作,就是Roger把他譜出的樂曲在家以MIDI鍵琴灌錄成音檔,再傳送給Brian加以電音製作/聲響設計/programming,勾勒出soundscape氛圍漣漪,成為樂曲的二次創作。如果Roger的琴音是一個個小島,那麼Brian的ambient soundscape就是小島之間的海洋。

有別於《Voices》,是Brian Eno已不用困在幽閉的錄音室裡工作,而大部分《Mixing Colours》裡的曲目,都是Brian在火車旅途上戴著耳筒坐以laptop電腦製作,他把這些音樂稱之”train music”。事實上《Mixing Colours》的另一點子,就是Brian與跟他合作多時的音樂人兼軟件設計師Peter Chilvers主理的一系列音樂錄象,帶來的短片都是猶如在火車上看到的緩緩流動風景。

從《Mixing Colours》先釋出的三首單曲:孤寂憂愁的〈Celeste〉,思古幽情而真摯的〈Blonde〉,抑或緩緩蒼茫而縈繞心頭的〈Slow Movement: Sand〉,我已確定這會是我義無反顧地喜愛的唯美ambient鍵琴音樂專輯。

 《Mixing Colours》是一張圍繞著顏色為主題的概念專輯,讓天藍色、金髮色、焦棕色、黑曜石、銅緣色、深褐色、玫瑰石英粉紅、朱砂色、蔚藍色等色調交叉感染出Eno兄弟的landscape樂曲。毋須甚麼逐曲談,但無論是〈Dark Sienna〉和〈Quisksilver〉的古意盎然,〈Cinnabar〉的雋永,〈Rose Quartz〉和〈Ultramarine〉的Erik Satie琴音薰陶,〈Obsidian〉的迷惑ambient氛圍,由懾人氛圍帶出的美不勝收ambient鋼琴曲目〈Desert Sand〉,那種叫人沉思的靜謐氛圍,都好讓我回到多愁善感的歲月。


2020年3月14日星期六

Lee Ranaldo & Raül Refree:光怪陸離的實驗民謠

隨著Sonic Youth進入休止狀態,最先踏出來發表個人專輯,是結他手Lee Ranaldo。2012年帶來的《Between The Times And Tides》專輯,正標誌著Lee在「後Sonic Youth」時代的song-based取向,當年叫我聽得愛不釋手;然後再看著他組成其伴奏樂隊,以Lee Ranaldo and The Dust名義出版唱片。輾轉多年,如今他跟西班牙樂手兼製作人Raül Refree聯袂合作,發表《Names of North End Women》專輯,實行走出他近年個人發展的音樂框架與舒適區。
Raül Refree是何許人?Lee Ranaldo and The Dust在2014年出版的acoustic專輯《Acoustic Dust》(舊作重灌加改編歌),Raül是製作人兼客席樂手。到了2017年前作專輯《Electric Trim》,由Lee和Raül聯袂監製,是二人的具體一次合作成果。 然後,Lee Ranaldo和Raül Refree再聚首一堂,製作新專輯。

沒錯《Names of North End Women》的歌曲源自Lee的demo,然後他們一同在錄音室創作與進行即興,實驗性的音樂取向亦油然而生,已知道不會再弄出一張「搖滾」唱片來;當Lee在幾乎沒有用上結他的情況下(而他是一名結他手),也Raül又誘使他去做出跟以往為大大迥然不同的方向,那已確定這不會是另一Lee Ranaldo個人唱片,而是他與Raül Refree以全新聯袂合作組態出來的專輯。
《Names of North End Women》來得如何不尋常?利用敲擊樂器marimba和 vibraphone來創作歌曲,又採用samples製作,用上一台Lee在廿五年前用過來演出的改裝卡式機,更動用Studer兩吋大帶錄音機;通過錄音帶的analogue聲音與sampler的電音科技,祭出musique concrète的音樂實驗;然而Lee筆下的歌曲,卻是如斯溫婉而folk-based。構成了二人嶄新而光怪陸離的實驗民謠歌曲。

開場曲〈Alice, Etc.〉在簡約得帶點禪味的敲擊樂與冷冽的氛圍下,帶出Lee幽幽的spoken words,再唱起淡然而動聽的副歌。

 〈Words out of the Haze〉從低頻電音與敲擊樂之交叉感染,勾勒出叫人不安的耐人尋味意境,Lee的歌聲帶著幾分惶恐,又伴以打字機聲,但隨著木結他響起,歌曲也變成縈繞心頭的dark-folk曲目,還有一段扣人心弦的「電結他獨奏」。 

 〈New Brain Trajectory〉散落著鐘聲/鈴聲敲擊、迷魂電聲實驗、大提琴,在骨子裡是一首迷幻歌曲。

 〈Humps – Espriu Mix〉的敲擊節奏與工業聲響,令人聯想起Einstürzende Neubauten也絕不過份,但Lee演繹出則是多麼真摯溫柔的曲子。
 
以敲擊樂作主導,還有主題曲〈Names of North End Women〉,那不但綻放出polyrhythm來,更有非洲音樂式的chorus唱詠,Lee Ranaldo也可以world music起來!歌曲主題是取材自二人在加拿大曼尼托巴省溫尼伯(Winnipeg)市北端地區游走時,看見所有街道都是以女性名字來命名。
 
怪誕不經的曲風,配以旋律化的曲調,是Lee Ranaldo與Raül Refree合作的重點。無論是黯然神傷失落感的電幻ballad曲目〈The Art of Losing〉(然後推至敲擊樂與實驗聲效交錯的狂舞亂調鋪排),抑或〈At The Forks〉這首觸動心靈的ambient-folk-ballad,他們的作品都有著一份無與倫比的音樂感性。



2020年3月10日星期二

White Noise Records @ 大南街

【喬遷之喜】White Noise Records由上海街喬遷到大南街199號,從大搬遷到新舖進行裝修工程、執拾清潔、將唱片重新分門別類上架,歷時一個多月,White Noise Records在文青集中地的大南街新店,終告在昨天開張作soft opening試業。 
踏進White Noise的第四代店舖,我有三個很強烈的感覺:

1. 猶如置身外國逛唱片店的場景。 
2. 這是在香港久違的地舖唱片店空間(從店內望出去是有車經過的),尤其是專買獨立/另類音樂的。 
3. 我回歸到在深水埗買(新)唱片的情懷。
小時候去唱片店的記憶,那差不多全是在街道地舖上的店。後來,我喜歡啱口味及價格的店,有很多都已是進入商場內;就算是後來大型如HMV,也只曾有過北京道地標式的尖沙嘴店一家是開在街道上。然後,位於地舖的唱片店開始式微,香港的唱片店都差不多是在商場裡,至於「樓上店」形式的唱片舖出現,已是2000年代的事。香港的唱片店,都已「離地」了。

沒錯,後來碩果僅存的地舖唱片店,仍有旺角女人街(通菜街)的「威威店」、「節拍」,抑或我細細個已經經常去的廟街「精美」,但我已有30多年甚至從沒有光顧過上述的店,因為他們都沒有我要找的唱片。上一家專買獨立/另類音樂的地舖唱片店,已要數到佐敦德成街的第三代「助聽器」Monitor Records,那都是2000年代初至中的回憶,而當時《mcb》辦公室又在尖沙嘴,步行十分鐘已到,有甚麼新碟入荷我收到通知便即趕到。

說到買新唱片,從前大家只會想起旺角佐敦尖沙嘴灣仔銅鑼灣中環等地區,而深水埗,就彷彿只有去鴨寮街買二手黑膠唱片而已。沒錯,我是在80年代已懂得去鴨寮街地攤買二手黑膠,已認識在公廁對出擺檔的阿Paul(仲可以上他閣樓屋企兼貨倉揀碟)。但同時,我也有去尚未變成電腦用品專區的黃金商場買唱片。印象中「黃金」有兩家唱片店,一家是「東急」(是旺角信和那家的分店),另一家叫Music Room,後者有較多英國獨立廠牌的唱片發售,如不少Factory、Rough Trade、4AD、Beggars Banquet的唱片,我都是購於此。因為當時我住祖堯邨(下葵涌區),搭地鐵去深水埗比去旺角少兩個站,因而我也喜歡蒲深水埗。
所以當我在大南街White Noise付款買碟的一刻,一下子flashback到我30幾年在深水埗唱片店買唱片的情懷。
PS: 貓姐弟店長尚未粉墨登場。

2020年2月16日星期日

Caspian:久別重逢 後搖滾開年

說到買唱片,今時今日我只有瀟灑地視作很隨緣(或佛系)的事,但誠然我又很著意每年第一張購入該年度出版的新專輯是甚麼。而我在今年第一張購入的2020年實體唱片,是美國麻省post-rock樂團Caspian睽違五年的全新專輯《On Circles》。當然那不是我刻意安排,只是湊巧給我在2月初買到這張2020年新品,而新一年由post-rock作好開始,也相當之不錯的事情吧。 
重點是,《On Circles》是Caspian繼2015年的《Dust and Disquiet》後的回歸專輯。回想我先後在2010、2014及2016年看過Caspian的香港場演出,由第二代Hidden Agenda看到第三代,相當令人回味的看post-rock現場的好時代。所以聽著這張Caspian的新作時,好有一種跟他們久別重逢的感覺。
拿著《On Circles》的2LP黑膠唱片,已先有愛不釋手之感。蓋著一幅陰陰森森地張開門戶照片(我老婆說覺得好恐怖靈異)的封面,壓上凹字印刷,還有印上colour chart的外內脊位,很精美很有質感的gatefold封套。而我購到是「可樂樽透明膠」(coke bottle clear vinyl),不過如果沒寫明的話我只會稱它作「翡翠玉色膠」。
收錄於賓夕凡尼亞州的《On Circles》,Caspian仍別來無恙,在Philip Jamieson領軍下依然保持一行六人的隊型,唯一的改動是新鼓手Justin Forrest加入取代了創團成員Joe Vickers。

開場曲〈Wildblood〉是一首由山雨欲來氛圍營造(伴以John Aruda的客席色士風)而推至地動山搖、富有起承轉合的post-rock曲目,已來得引人入勝。主打曲目〈Flowers Of Light〉是Caspian把其post-rock聲音帶到去明媚、壯麗而uplifting的色彩層次,光芒四射,後搖滾也可以很有正能量。
 
由巴爾的摩post-hardcore / emo樂隊Pianos Become the Teeth主唱Kyle Durfey演繹的〈Nostalgist〉是一個驚喜,來得介乎shoegaze與emo之間的歌曲,也是Caspian感性的一面。 

〈Division Blues〉不是開宗明義的藍調,但卻是勾勒出幽幽的藍之懾人心魄後搖滾。然後又有美麗而電影感〈Onsra〉,抑或電影感而重型的〈Collapser〉。
 
我更喜歡專輯的尾段——即黑膠唱片的D面。〈Ishmael〉泛著室樂式弦樂以及木結他伴奏,這次不是電影感而是屬於思古幽情,是Caspian簡樸的一面。最未的主題曲〈Circles On Circles〉由Philip Jamieson主唱(也是Caspian的第一首歌曲作品),你從未想過Caspain可以這樣folk-based而來。

2020年1月6日星期一

Of Monsters and Men:冰島獸人精靈

去年11月中舉行的《Nordic & Hong Kong Band Sound Gala》音樂祭,在兩場演出把八組分別來自北歐五國(瑞典/丹麥/芬蘭/挪威/冰島)的獨立音樂單位一拼帶到香港,無疑是難能可貴的機會。踏入2020年,來自北歐的聲音仍陸續有來——下星期二1月14號,便有在去年夏天出版過第三張專輯《Fever Dream》的冰島樂團Of Monsters and Men於麥花臣場館帶來其香港場巡演
Of Monsters and Men是在2010年代初崛起、出身自Músíktilraunir音樂比賽的冰島雷克雅未克獨立樂隊,2011年在冰島本土出版首張專輯《My Head Is an Animal》讓他們平地一聲雷而來,隨即受到主流大廠Universal Music青睞,從而在翌年為專輯發行國際版,正式蜚聲國際。(說來,當年我很喜歡Passion Pit為其成名作〈Little Talks〉所操刀的remix版)。
 
人所共知,Of Monsters and Men是一隊Nanna Bryndís Hilmarsdóttir和Ragnar "Raggi" Þórhallsson的雙主唱樂隊,二人水乳交融的合唱正是其歌曲的特色,也有著彼此的雙重性格。而Of Monsters and Men的音樂有著一份歐洲民謠之底蘊,所以其風格亦一直被歸納為indie-folk;他們的聲音每每是來得如斯明媚、夢幻、uplifting而富有色彩感。

每四年發表一張專輯的Of Monsters and Men,在去年帶來了繼《Beneath the Skin》後的全新專輯《Fever Dream》,再次是跟Rich Costey (Muse / Sigur Rós)聯袂監製。Nanna誠然因為厭倦了用木結他寫歌,今次的歌曲是她在家中以laptop電腦創作而成,所以昔日Of Monsters and Men的indie-folk氣息也不復再,而多了電子合成器的運用與節拍主導(但又不要胡說成synth-pop吧),毋庸置疑是歌曲有著更渾圓的製作,好幾首作品來得相當之「流行音樂」,然而也可以有〈Under a Dome〉這樣的電幻dream-pop曲目。

Of Monsters and Men在現場演出時,是一隊很有感染力的樂隊,《Fever Dream》裡的歌曲也會搖滾起來。

2020年1月5日星期日

【歌單】A tribute to Vaughan Oliver (1957 – 2019)

曾跟獨立名廠4AD合作無間、成立過23 Envelope和v23這兩家設計公司的英國傳奇性唱片封套設計師Vaughan Oliver,早前在12月29日逝世,享年62歲,未走過2019年/2010年代。 
忘不了在黑膠唱片年代Vaughan Oliver為4AD出品所設計的唱片封套予我在視覺上的衝擊,為之大開眼界。那時Vaughan Oliver / 23 Envelope耐人尋味的視覺藝術美學,跟4AD音樂出品呈現出的孤芳自賞疏離避世氛圍,是天衣無縫的組合。
無疑我對23 Envelope時期為4AD設計的唱片封套有著深厚的情意結,Vaughan Oliver的平面設計/字型設計與拍擋Nigel Grierson的攝影,樹立起他們別樹一幟的虛無飄渺的美藝風格,在1987年出版的《Lonely Is An Eyesore》合輯正標誌著23 Envelope的登峰造極狀態(配合包裝精美的限量豪華版黑膠唱片與各曲音樂錄像的VHS影帶)。然而當他走出23 Envelope,進入v23時期,Vaughan Oliver美指設計卻走得更遠更好玩,從能夠講故事的攝影,到莫名其妙的物件拍攝、大玩鮮豔奪目色彩、新摩登字型設計,Vaughan的意念在多年來都得以層出不窮。

我選輯了一個歌單向Vaughan Oliver作致敬,輯錄Vaughan Oliver / 23 Envelope / v23操刀設計唱片封套之音樂單位的曲目,主要4AD出品,也有不是4AD的,橫跨30多年的作品。大家聽歌之餘,也不防點進去看看Vaughan主理下的唱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