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9日星期三

The Cranberries:紅莓味玫瑰

實不相瞞,我對The Cranberries這隊愛爾蘭樂團的熱衷,只限於他們在1993及94年發表的第一、二張專輯《Everybody Else Is Doing It, So Why Can't We?》和《No Need to Argue》時期。然後,雖然我從沒有錯過他們的每張專輯,但某程度上是因工作所須而聽,其作品並沒有給我留下怎樣的深刻印象(甚至我曾對他們抱以有點不屑眼光),以人際關係來形容,我只有視即The Cranberries為泛泛之交,即使我對Dolores O’Riordan的個人作品亦如是。然而在多年來,我卻對他們聽出了一些心得,認識多年的泛泛之交也會存有幾分感情分數。那是何解我聽著The Cranberries復合後帶來的回歸專輯《Roses》,沒錯這談不上是有何驚喜的新作,然而我竟有聽得點兒窩心之感。 
在The Cranberries的 2001年專輯《Wake Up and Smell the Coffee》裡,喜見他們找回《Everybody Else Is Doing It, So Why Can't We?》和《No Need to Argue》時的製作人Stephen Street擔任唱片監製,從而得以反璞歸真。繼而他們分道揚鑣多年,到了這張十一年來的全新專輯《Roses》,這次亦再次交由Stephen Street監製亦是正確的事。也是何解今次他們不再找Storm Thorgerson為樂隊炮製意境抽象的唱片封面,而用回The Cranberries四人的肖像。而當中亦有幾首作品是寫於2003年解體前那張胎死腹中的專輯。
在Stephen Street監製下,無疑先行單曲〈Tomorrow〉是叫人多麼如沐春風的陽光清爽小品,並再次帶出給年輕人的「把握今朝」正面人生主題。而搖曳著溫暖情懷的〈Conduct〉、秉承著Reggae的影響卻又不太Reggae的〈Raining In My Heart〉、始於幽美情感的〈Losing My Mind〉、扣人心弦的搖滾曲目的〈Schizophrenic Playboys〉、有著讓大家大合唱之Chorus的〈Show Me The Way〉,皆都是很典型的The Cranberries式流行搖滾作品。

The Cranberries仍叫我聽得動容,是他們在歌曲裡的Sense of beauty。〈Fire & Soul〉這首溫婉窩心小品由電鼓節拍帶出,顯然是留有結他手Noel Hogan的電氣搖滾樂團Mono Band及Arkitekt之蛛絲馬跡;〈Astral Projections〉是如斯美麗而又泛著點點Dub樂基因的Dream-Pop歌曲,曲子其實很Canto-Pop,令我按捺不住為第一句譜上「假如是..…」之廣東詞;而在柔揚弦樂與Dolores低迴的主唱下,〈Waiting In Walthamstow〉為萬分動聽而典雅綺麗的Ballad。主題曲〈Roses〉更是詩意洋溢的Folk-Ballad。

3 則留言:

MaN 說...

很有共鳴:)
8歲的我第一次接觸外國音樂就係
<>

MaN 說...

有D字出唔到
《Everybody Else Is Doing It, So Why Can't We?》

Blogger 說...

Sprinter - ChokeLine (170B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