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日星期四

Maps:重整數碼新瞪鞋地圖

Maps是由英國北安普頓唱作歌手兼製作人James Chapman所化身的一人Indietronica樂隊,其介乎獨立流行樂與電音流行樂之間的風格——既有師承自90代初葉Shoegaze / Dream-Pop的夢幻內斂,亦用上Electro-Pop的電音骨幹。姑勿論你把Maps的音樂稱之為Electro-Shoegaze還是Digital Nu-Gaze,他正是標誌著當今抹去了Indie與Electro界線的新世代名字。
2007年的首張專輯《We Can Create》所紀錄了正是Maps那種Electro-Shoegaze / Digital Nu-Gaze聲音之原形,專輯並讓他備獲Mercury Music Prize提名(但敗給了Klaxons的《Myths of the Near Future》)。但James無意視之為其音樂公式,所以到了2009年發表的第三張專輯《Turning the Mind》,我們卻看到Maps在音樂上發生了的微妙變化——歌曲來得更電子、色調來得較深沉、感覺帶有幾分幽閉,那好比屬於深夜的唱片。然而何以Maps要相隔四年後,才發表其第三張專輯《Vicissitude》呢?
三年多前,James已在2010年初開始為新專輯寫歌。有別於以往,是他這次寫了很多歌出來,但卻沒有整張專輯的概念,而且歌曲都是未完成的,要不斷再作嘗試與實驗。期間James自己亦發生了一些變化,從而引伸出「重整生活形式」之命題——唱片名字《Vicissitude》,即「變遷」之意。但James不會說明他的生活形式出現了甚麼具體的改變,因他不想這專輯被視作關於個人的歷程。

而有別於「無結他」的《Turning the Mind》,今次是《Vicissitude》是James重拾其封塵已久的Telecaster木結他寫歌的唱片。同時為了尋找找到音樂的刺激,James乃聽回他早年仍以四軌錄音機製作音樂那般日子所喜歡的加拿大後搖滾樂隊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及蘇格蘭電音組合Boards Of Canada,已有多年沒有聽過他們的唱片,當如今重溫其音樂時,卻有如魔法般的新體驗。 

在《Vicissitude》的「變遷」命題下,Maps並沒有怎樣脫胎換骨而來。反之聽到是同樣的音樂成分組合,只是一切都是經過重整而來,讓其聲音再度衍生出新鮮感。也因為這次James是用木結他寫歌,所以Maps的Indietronica歌曲不但來得溫婉而情感豐富,而且更倍覺高雅流行曲質素。而《Vicissitude》的混音師,是曾為Sigur Rós、M83操刀的Ken Thomas。 

主打單曲〈A.M.A.〉是多麼漂亮動聽而Uplifing的Electro-Pop,輕滲著絲絲的陽光氣息,聽得心扉敞開。〈Built to Last〉正是那種用電音流行樂手法處理的Dream-Pop曲目,〈This Summer〉來得有多少蒼白感的夏日情懷,而帶點憂傷的〈I Heard Them Say〉又好比New Order的中板Electro-Pop曲目。再聽〈Adjusted to the Darkness〉這首出塵孤高的夢幻Ballad,我們竟可以找到Maps與Spiritualized之間的共通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