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31日星期六

買碟賀歲迎新春

每逢過農曆新年,那種環境那種氣氛那種心情,總會令我好想買唱片。對我而言,農曆新年與買唱片乃存有一種微妙的關係。

事緣自青少年時代,我開始對音樂狂熱起來,對音樂世界滿是求知慾,好多好多唱片想買,故來到農曆新年收到利是錢,最大用途就是二話不說差不多全盤拿去購買唱片。

所以那時總是引頸以待各家唱片店年初四啟市的大日子,然後急不及待跑到旺角佐敦一帶的唱片鋪,拿著新鮮熱辣地剛從紅封包拆出來利是錢來買過痛快。那個黑膠唱片年代,拿著三、四百塊錢去買唱片,已可以買得好豪爽,令到我這位貧苦學生嚐到「掃碟」的樂趣滋味。也是自初中年代,我已為自己定下「過年買唱片」的習慣,以購買唱片來為自己「開年」。

而這個習慣到我出來工作後,到婚後自己也要派利是,再到我做了老竇同個仔去逗利是,二十多年以來都從沒改變過。

又在辦MCB的時代,每年只能在農曆新年有長假可以外遊,於是有好幾年的農曆新年,要不是在紐約市,便是在東京度過。人在外地,我也照樣鑽進曼克頓下城,抑或新宿涉谷的唱片店買買買,心情Relax嘛加上選擇又多,所以買得更瘋狂更痛快。這也進一步奠定了我要在農曆新年買唱片的情懷。

昨天大年初五,我跑了上White Noise Records為我的「牛年買碟開齋」,縱使那談不上是怎樣豪爽大手筆的「掃碟」行動,只是買了三張CD一張DVD而已,但總算是滿足了這個每年一度的心癮。

雖然這個新年,我好懷念紐約的Other Music與St Mark’s Place一帶的唱片店,以及東京的Disc Union呀Cisco呀RecFan呀。我好想外遊!

2 則留言:

dool 說...

我去年十月底回国时,Disc Union御茶水几个卖Prog-Rock的店歇业大吉了,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再开。袁大哥你去过中野百老汇吗,那地方也不错。

袁智聰 說...

dool:
末去過中野百老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