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4日星期一

Atoms For Peace:原子湯姆

單是看到Thom Yorke這位Radiohead靈魂人物的名字,已足以喚來四方八面的膜拜,更何況這次是另組成以他為首的超級樂隊Atoms for Peace——其他成員還有跟他合作無間的監製Nigel Godrich、Red Hot Chili Peppers低音結他手Flea、R.E.M.與Beck的鼓手Joey Waronker、曾為David Byrne伴奏的巴西敲擊手Mauro Refosco,好一個夢幻組合。
聽Atoms for Peace的首張專輯《Amok》,你會衍生了一個疑問:到底這是Thom的新樂隊作品,還是在骨子裡只是他的第二張個人專輯呢?別說Atoms for Peace之名字是取自2006年首張個人專輯《The Eraser》內的一首同名歌曲,甚至《Amok》的唱片封面設計,也跟《The Eraser》來得同出一徹,所以難免予人這是他的個人前作之延續。別忘記Atoms for Peace第一首聯合創作的歌曲〈Judge, Jury & Executioner〉,名字也是Radiohead的2003年專輯《Hail to the Thief》裡一曲〈Myxomatosis. (Judge, Jury & Executioner.)〉之引伸。在Atoms for Peace身上正處處呈現著他的「Thom Yorke主義」。
毋庸置疑,Atoms for Peace是「Thom Yorke與樂隊」來。無論是作為製作人與程序員的Nigel,抑或Joey和Mauro,都是處於背景角色的樂手。能夠與Thom站在前線互相輝映,是Flea這位獨當一面的低音結他手。Atoms for Peace歌曲就的引人入勝,是Thom不吃人間煙火的歌聲與Flea一手銷魂的Bassline所絲絲入扣而來。

在Atoms for Peace裡Thom的兩大影響,是Four Tet與Flying Lotus的電音,以及Fela Kuti的Afrobeat音樂。我早已不再迷信所謂的超級樂隊可會帶來怎樣驚世駭俗的音樂,而Atoms for Peace所打造出的,也談不上怎樣前無古人的東西。況且在音樂取向上,也跟Nigel Godrich與Joey Waronker以及女歌手Laura Bettinson所組成的三人樂隊Ultraísta那跨越Electronica、Afrobeat與Art-pop的聲音為異曲同工。當然,Atoms for Peace之優勝,是就是因為有Thom的金嗓子,以及Flea的低音結他。

調子夢幻幽美的專輯開場曲〈Before Your Very Eyes...〉奏出了跳脫的Afrobeat肌理,Thom彷彿要回到他的Talking Heads根源——Radiohead的名字正是來自他們的1986年曲目〈Radio Head〉吧。主打單曲〈Judge, Jury & Executioner〉在鬼魅的Gospel Choir、夢幻的氛圍與七拍的步伐當中游走著Flea一手深潛Bassline,再配以不吃人間煙火的嗓音和鏗鏘木結他,可叫人聽得飄飄然。〈Stuck Together Pieces〉使我聯想到德國Krautrock元老樂團Can的曲風,細密的節奏之間好讓主唱與Bassline更呈水乳交融。在爵士鼓Groove滾動與溫婉流麗結他下的〈Reverse Running〉,再聽著Thom輕盈主唱,那不難尋找到箇中的騷靈爵士基因。

去年先以下載形式發表的〈Default〉,是由以電幻碎拍與IDM Synth Riff配以Thom無懈可擊假音主唱的歌曲;最新主打單曲〈Ingenue〉有著美麗的Synth Riff與如詩一般的溫婉歌聲,窩心得好比一首未來主義Lullaby;〈Unless〉有如把英國製作人Zomby的電音曲風套用上Polyrhythm之律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