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5日星期一

Black Rebel Motorcycle Club:三顆幽靈

喜見成軍於美國三藩市、現紮根於洛杉磯的Black Rebel Motorcycle Club在五年前改組成現在的二男一女陣容——除了兩位靈魂人物Robert Been和Peter Hayes外,還有在2008年加入的丹麥Noise-Pop樂團The Raveonettes的巡演女鼓手Leah Shapiro以代替了Nick Jago之前問題多多的鼓手位置,彷彿也看到BRMC一個新階段的開始。 
正如樂隊的頭四張專輯都全是用上黑白的封面設計,但自Leah加入後的專輯封面便變成彩色來,而且都在玩Vintage感——2010年前作《Beat the Devil's Tattoo》是殘舊的古董黑膠唱片封套,今次樂隊的第六張專輯《Specter At The Feast》則是本殘舊的書籍,兩者來得同出一徹,也跟他們昔日的唱片封套美藝來得大相逕庭。唱片名字《Specter At The Feast》則是來自莎士比亞悲劇作品《Macbeth》裡的「幽靈的盛宴」之一幕。
Robert Been的父親是80年代美國著名新浪潮樂隊The Call主將Michael Been, 居幕後的Michael則一直有為BRMC擔任現場演出音響工程師、隨同樂隊巡演,甚至被視為BRMC的第四成員。2010年8月,當Michael隨BRMC到比利時《Pukkelpop 2010》音樂節演出時,他不幸在後台因心臟病發逝世,享年60歲。而Michael的離世,也是《Specter At The Feast》的背景。

懷著喪父之痛,心情平息後Robert重拾音樂,然而他不是要譜出哀痛的歌曲,而是與樂隊走在一起、扭大音量奏起音樂,以透過當中的能量來走出悲傷,作為治療過程。為籌備新專輯,BRMC來到加州Santa Cruz一間由舊郵局改建而成的錄音室專注寫歌,然後進入Dave Grohl(Foo Fighters)的Studio 606錄音。

在死亡的陰霾下,交織著是複雜的思潮,BRMC在《Specter At The Feast》裡的樂風亦呈現出兩極化的傾向——深邃而觸動心靈的中慢版歌曲,以及巨大的搖滾曲目。 由長長的Ambient前奏帶出的開場曲〈Fire Walker〉便是如斯意境淒迷、懾人心魄之作,最新主打歌〈Returning〉在電風琴Drone下是那種帶著The Velvet Underground底蘊的陰溼迷幻Ballad,〈Some Kind Of Ghost〉是由鬼魅電風琴帶出的藍調Ballad,〈Sometimes the Light〉的聖詩氛圍更好比Spiritualized的聲音。 

另一方面,〈Rival〉和〈Teenage Disease〉都是足以媲美〈Whatever Happened to My Rock and Roll〉那狂飆而來、張力巨大的Garage Rock歌曲,〈Hate the Taste〉這首藍調搖滾作品可以愈玩愈Groovy,〈Sell It〉的迷幻藍調搖滾之扣人心弦更是毋庸置疑。而BRMC還重玩了The Call的1989年作品〈Let The Day Begin〉以向Michael Been致敬,有別於原曲的80’s流行搖滾,他們彰顯出也是有著巨大音牆的迷幻搖滾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