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6日星期四

Mercury Rev vs Coldplay

Mercury Rev為Coldplay的《Viva La Vida Tour》香港音樂會任暖場表演,我早已表態我對Mercury Rev的期待遠超過Coldplay。當日,我就是以Mercury Rev樂迷的心態走進亞洲國際博覽館撐他們,身處人頭擁擁的Coldplay樂迷當中,我成為了一個另類。

Mercury Rev好準時出場,我也好準時進場,雖然就座時序幕曲〈Snowflake In A Hot World〉響起了。實不相瞞,我是被安排坐得無雷公咁遠。Mercury Rev果然只是暖場而非嘉賓,所以舞台的燈光簡約(因此照片也拍得極遭而在此只有借用大會發的照片)、音量也比跟著Coldplay演出時為細,又沒有任何視頻投影,總之是給他們次等的Setting。但最大問題是當他們表演時很多觀眾仍在魚貫進場入座中,場內人來人往,而且很多樂迷都看似對Mercury Rev的歌曲不見得熟悉,人人坐定定,氣氛怎也不算熱烈,根本難以看得投入。

Jonathan Donahue等人的表演仍是如斯賣力與絕不欺場,當〈Holes〉、〈Goddess On A Hiway〉和〈The Dark Is Rising〉等代表作時陸繼出場,氣氛才得以凝聚起來,玩〈The Dark Is Rising〉到尾段時Jonathan亦作出了飛翔狀,而Grasshopper又大玩結他Feedback。最後以另一近作〈Senses On Fire〉作結。但我的結論是:有點浪費了Mercury Rev的演出,如果可以移師至九展演講廳做一場他們自己的音樂會,來看的都Mercury Rev的忠實樂迷,感覺一定會好得多。


輪到Coldplay出場了,氣氛固然群情洶湧,樂迷由頭企到落尾。而對於坐得無雷公咁遠的我來說,最大欣慰是──終於有視頻投影屏幕看了!





毋疑今次的《Viva La Vida》巡演的表演製作確是非常一絲不苟,錄像燈光雷射,加上舞台左右兩側的「天橋」、天花懸掛著的幾個巨型球體屏幕、灑金紙碎,花臣多多,與Mercury Rev表演時的「簡約」為有天壤之別。其實自問對Coldplay從不算怎樣的鍾情,沒有抱以多大期望去看,反而看得蠻過癮。

以下是當晚的一些點滴:
‧Coldplay貫徹了其親民作風,而Chris Martin亦甚健談多嘢講。唱到〈In My Place〉時,他把歌詞改成”In Hong Kong”,馬上冧盡香港樂迷。原來此曲是咁好駛好用,他朝Coldplay來個大中華巡演,便可以唱盡”In Beijing”、”In Shanghai”、”In Taipei”。
‧玩出〈Yellow〉時,觀眾席上飄來多個巨型黃氣球,樂迷們樂不可支。散場後看到「有幸」取得波波的觀眾把氣球帶走,還帶同它逼機鐵——氣球咋喎,咪遲早漏氣,不如趁早拮爆佢來高興下好過啦。
‧〈Talk〉加〈God Put A Smile Upon Your Face〉在Will Champion打電鼓下變成電氣版,令前者更切合其Kraftwerk〈Computer Love〉的音源。這Set被移師到右邊天橋端演出。
‧玩〈Viva La Vida〉時Will站了出來打鼓,還與Chris一同帶領全場Chanting,場面好Massive。聽到此曲,進一步叫我覺得今天的Coldplay很U2;如果Coldplay是新U2的話,那麼鼓手Will Champion便是他們的The Edge。
‧玩完〈Lost〉之後,四人更隨隨穿過地下的觀眾席,走到觀眾席最尾再登上「山腰位」,那處設有一個神秘小舞台,他們便在$480門票區上作Acoustic Set演出,又一親民之見證,買了便宜門票的樂迷大呼「執到」。這個Acoustic Set上不單Will主唱了一曲〈Death Will Never Conquer〉,然後更熱熱鬧鬧地翻玩了60年代樂團The Monkees的名曲〈I'm A Believer〉。
‧安歌時段,先玩出我至愛的Coldplay作品〈Politik〉,在尾段Chris彈了一節法國作曲家Erik Satie的1890年樂曲〈Six Gnossiennes〉,以作鋼琴獨奏,是整晚在音樂上予我的最大驚喜。


3 則留言:

Scandiholegg 說...

在場至少還有三位觀眾同你一樣,為睇 Mercury Rev 而入場的。

Samuel 說...

我也是為聽mercury rev的心態去

匿名 說...

senses on fire我跳到發哂癲~另一位朋友跳得無咁癲~身邊就無咩人郁…仲俾後面d人話我阻住佢睇…心諗你依家都唔係睇架啦…coldplay出黎你咪又係起身…做咩話我…唔係好識之前mercury rev既歌, 好可惜

CK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