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3日星期五

兩張兵馬司新品:White / Ourself Beside Me

我至愛的北京獨立廠牌兵馬司唱片,這陣子發表的兩張專輯,兩張都聽得很滿足:

White “White”
White是Carsick Cars主唱兼結他手張守望,與前全女班Punk樂隊掛在盒子上鼓手沈靜所另組成的二人樂團,走偏鋒實驗音樂路線。其同名專輯《White》不但遠赴德國柏林灌錄,並交由柏林Industrial教祖Einstürzende Neubauten的靈魂人物Blixa Bargeld操刀監製。以往我們在Carsick Cars裡認識的守望,看到是紐約地下音樂文化對他的重大感染,那麼White則看到他德國化Teutonic的一面。《White》是一張前衛實驗音樂大溶爐唱片,在Blixa的斧鑿之下,其工業打鐵色彩亦來得如虎添翼,比如〈砸殼〉、〈火車〉、〈牆上的名字〉都活像女聲版的Neubauten打鐵歌曲,相信定必採用了他們的私伙敲擊器材;另一方面〈持續循環〉和〈白〉兩曲則是非常之Steve Reich及Philip Glass式簡約主義Pattern Music(前者的”1-2-3-4”明顯是要倣效Glass的〈Knee 1〉)。〈空間衰減〉是其闇黑噪音Droning之作,〈萬戶的47枚火箭〉卻又玩起古箏來。而多首虛構廣告Jingle則見White幽默的一面。

Ourself Beside Me “Ourself Beside Me”
Ourself Beside Me是前掛在盒子上結他手楊帆的新樂團,2007年有幸在北京最酷的表演場地D22看過她們的演出。跟掛在盒子上一樣,一行三人的Ourself Beside Me亦是一支全女班隊伍,但玩的已不再是衝口衝面的朋克搖滾,而是樹立起其更具獨立精神的No Wave風格。首張同名專輯《Ourself Beside Me》由P.K.14主將楊海崧監製,她們聽來就像一隊Post-Punk世代的反搖滾樂隊,當中有〈Sunday Girl〉、〈Medicine Girl〉這樣的Off Key式Indie-Rock歌曲,也有冗長深潛如Sonic Youth之長篇作品般的〈Holiday〉,重玩Lou Reed的73年曲目〈Oh Jim〉聽得出其The Velvet Underground的根,多首歌曲裡的口風奏吹奏亦成為Ourself Beside Me的特色。

4 則留言:

cello 說...

印像中好像在北京看個Carsick Cars還是掛在盒子上的演出,
White好像有點有趣,特別是Blixa Bargeld的參與。
你有沒有聽過Einsturzende Neubauten離開Mute後的專輯?
什麼時候會寫一個工業嗓音的專題?

袁智聰 說...

Einstürzende Neubauten離開Mute後的專輯我有Alles wieder offen和The Jewels。
說來,我在Monitor留了一張Blixa Bargeld的solo但一直無時間到取.....

cello 說...

我只有Alles wieder offen,不過我自從他們自 Silence is Sexy後,他們真的工業不再。
我仍很懷念八十年代時跟九十年代的他們。
特別是Greath Jones參與的時代,他把Depeche Mode的programming帶進Einsturzende Neubauten的世界。
我會找White來聽一下。
我很期待這張唱片。

匿名 說...

内广告不是虚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