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0日星期二

False Alarm:虛驚一場 | 一雞兩味 (part two)

續前文
告別作《世界真係好撚大同》,即是False Alarm的第三張專輯。如果說當年Billy / 靈 / 狐狸 / 禮 / Kenny是False Alarm陣容已穩定下來的Mk 1,那麼現在靈 / 狐狸 / Winnie / Joe / Kenny就是他們的Mk 2,可惜這個Mk 2只能維持一張專輯的合作而已。




















其實False Alarm的Mk 2乃可見證到他們要朝往一個新方向探討,不再是昔日的三結他、三主唱之組態,今天只有阿靈一支結他一把主唱,但卻引發出更多音樂上的可能性。如加入了Winnie的小提琴與女聲和唱,而歸隊後的Kenny亦由鼓手而變成色士風手,今天的False Alarm已不獨是一隊結他樂團。














由於作為色士風手的Kenny在近年不是每次都參與False Alarm的演出,所以這批近作的現場演出版與唱片裡的錄音室版亦有著一定的分別。如開場曲《New Order》在他的色士風Riff下,他們簡直變成了Indie-Rock版的Roxy Music;改編自Kind People的《San Francisco》在猶如細水長流的情感下,當色士風一出即馬上「新浪漫」起來。再說阿靈唱得從末如此懾人的〈Bloodlove〉以及又明明是英文歌卻起了個中文歌名的〈小紅車〉(False Alarm的一貫作風),在這兩首接近六分鐘的曲目裡,那長長的演奏更全然進入了Free Rock / Prog Rock的馳騁狀態。還有其近年Anthem曲目〈世界大同歌〉現在的錄音室版,那不難見到他們想做到達至Spiritualized般的Psychedelic-Gospel-Space-Jazz-Rock音樂組態。 

此外,〈Disco歌 (Just Another)〉是他們向The Rapture般的Disco-Punk作探討,恨不得去找The DFA為他們做個Remix;繼〈Heavenly〉之後,今次他們又翻玩Chaos的〈Seasick〉,多麼縈繞心頭的一曲,還有前Chaos結他手王勝燊彈結他;〈Happy King〉則再次是他們的愉快爽勁Indie-Rock歌曲。再聽純音樂〈喜二〉,我想與他們在沙灘開派對。

真心的說,其實False Alarm Mk2不應就此完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