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日星期二

Depeche Mode:藍血

大家可有發覺Depeche Mode進入Dave Gahan、Martin Gore和Andrew Fletcher的三人時代開始,自1997年的專輯《Ultra》起,他們便非常按時按候地每四年出版一張專輯,來到今次的第十三張專輯《Delta Machine》也不例外。
專輯之所以取名《Delta Machine》,是DM對Delta Blues的根源作出追祟,而Machine則代表電子之意。回顧1990年專輯《Violator》,正是他們最先讓其電音曲風具體地吸納藍調影響的唱片,當中無人不曉的先行單曲〈Personal Jesus〉便是建基在藍調結他Riff上;1993年專輯《Songs Of Faith And Devotion》的電氣搖滾取向下,更處處呈現著藍調與Gospel的薰陶;再到近年Martin Gore的創作過程中,以結他來寫歌的他都不時用上藍調的和弦。來到今次的《Delta Machine》,DM並非要開宗明義地打造出其藍調專輯來,而是要帶來是他們自己別樹一幟的電音藍調風格。
跟2005年的《Playing The Angel》和2009前作《Sounds of the Universe》一樣,《Delta Machine》再度是由Ben Hillier任唱片監製,三張專輯猶如他們的三部曲——但據Dave Gahan所表示,這是DM最後一次與他合作。《Delta Machine》的幕後功臣除了Ben之外,還有他們操刀Programming的瑞典製作人Christoffer Berg。

《Delta Machine》圍繞著信仰、苦痛、贖罪、撫慰為題,色調深沉,加上其藍調的底蘊,那並非那種一聽便會喜歡的DM專輯,所以評價亦各走極端。而我個人的體驗是:《Delta Machine》是一張要慢慢消化、愈聽愈入味的唱片。 

開場曲〈Welcome To My World〉勾勒出山雨欲來的氛圍,亮起劃破時空電聲效果,歌曲泛著暗湧。先行單曲〈Heaven〉是首美麗而憂傷的中慢板Ballad,淡淡然的氛圍、心碎的鋼琴、哀怨的結他,Dave演繹出苦澀的情感,滲著是濃郁的怨曲情味,尾段電聲猶如一股懊惱的思緒。 

藍調音樂的血統在專輯裡可謂比比皆是。〈Angel〉是靡爛、邪氣而骯髒的Electro-Blues,可見Dave唱得像「黑暗之王」Nick Cave;第二首單曲〈Soothe My Soul〉是好比〈Personal Jesus〉那樣節奏感十足的電子藍調,但實在不明何以他們會把這首較弱的歌曲作單曲發行。而〈Slow〉和〈Goodbye〉更是他們開宗明義的藍調歌曲。 

在藍調的取向之外,歌曲亦延續了《Sounds of the Universe》時的立體電聲處理,讓高壓電子Sequence作律動的中板歌曲〈Secret To The End〉,以及由Minimal Techno驅動再帶出Acidic電聲竄流的〈My Little Universe〉,都是來得如斯電聲橫流之作。〈Alone〉的電音曲風Glitch得來又有點工業味。同時他們又可以有如〈Broken〉般回到DM在1984至86年間電音曲風,Chorus更每每令我想起〈Blasphemous Rumours〉。 

今次Martin只主唱了〈The Child Inside〉這首淒美窩心Ballad小品,他的脆弱嗓音唱出幽美得戚戚然的曲子,毋庸置疑至觸動心靈之效。

幾首Bonus曲目亦可聽性甚高。〈Long Time Lie〉是Martin與Dave首次正式一同合寫的歌曲,點點的空靈,好比重拾《Violator》時的中板歌感覺。〈Happens All The Time〉這首帶有電影感的電子Ballad曲目,再次叫我想起他們在80年代中期的聲音。〈All That's Mine〉在酷極了的Electro Techno曲風下卻有著昔日的浪漫氣息旋律。

2 則留言:

匿名 說...

Really enjoy reading your blog. I learn a lot and it helps me to discover new music.
Please keep writing!

PS. You are so right, this DM album takes time to appreciate. The more I listen to it, the more I like it.

袁智聰 說...

Thank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