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8日星期一

Karl Bartos:回到未來

似乎Karl Bartos這位前Kraftwerk成員對「3字尾」的年份有多少情有所鍾。自脫離Kraftwerk後,他在1993年發表了其組合Elektric Music的首張專輯《Esperanto》;2003年,他以本名Karl Bartos灌錄的首張個人專輯《Communication》面世 (與Kraftwerk的《Tour de France Soundtracks》同年);而來到2013年,他則帶來其第二張個人專輯《Off the Record》。 
Karl Bartos不僅是當年德國Düsseldorf電音教父樂團Kraftwerk的「經典4人陣容」之一員,而由1978年專輯《The Man•Machine》開始,Bartos亦開始加入成為樂隊的歌曲創作人之列。而Bartos為了向後世證明他在Kraftwerk裡的重要角色,可以發覺他自從《Communication》時期的現場演出起,便不時會重新演繹他有份參與創作的Kraftwerk作品。與前作《Communication》相隔十年,新作《Off the Record》裡可以聽見他處處在延續著Kraftwerk的聲音,莫非是Bartos出於他對Kraftwerk年代的懷緬?

實情是《Off the Record》的創作背景,乃來自Bartos多年來私底下所記載的簡短音樂備忘錄,他稱之為Acoustic Diary——而且主要是來自Kraftwerk全盛時期的。 
原先是德國漢堡Bureau B廠牌游說他出版其過去的「未經發表作品」,但Bartos心想,有誰會有興趣聽呢?與此同時他開始籌備新專輯,於是他便萌起了一個念頭——猶如打開時間囊翻出他的Acoustic Diary,檢視了1975至1993年間那數以百計的記錄,當中包括有卡式帶、Open Reel錄音帶、Beta錄影帶、DAT帶、Floppy Disc、MIDI音檔、樂譜與文字筆記,並將之全部放進電腦裡。然後在2010年底他們把這些素材進行重新整理與構想,從而創作成《Off the Record》裡的十二首曲目。 所以也是何解《Off the Record》裡的作品比起Bartos以往的個人Project為更接近Kraftwerk的聲音。
由Vocoder作演繹的先行單曲〈Atomium〉,正是充滿Retro-Futurist色彩的Robot-Pop作品,再營造著電影感管弦樂氣勢。由Minimoog奏出之Bassline作主導的德語歌曲〈Nachtfahrt〉可令人聯想起〈Antenna〉與〈Neon Light〉,有著濃厚的歐陸電子流行樂韻味。新單曲〈Without A Trace Of Emotio〉重投流麗、浪漫、輕盈的Synth-Pop路線,歌曲是現在的他與象徵在Kraftwerk時代的他之紅裇衫黑領帶櫥窗公仔(Showroom Dummy)以人聲跟Vocoder對話,帶出要從過去的枷鎖釋放出來,在MV裡不但回應了Kraftwerk名作〈Neon Light〉的霓紅燈影影像,而片中櫥窗公仔又引用源自〈The Robots〉、〈Tour de France〉與〈The Telephone Call〉之造型。

〈Rhythmus〉更壓根兒是對《Computer World》時的曲風進行重塑,不但源用著〈Numbers〉的馳名Electro節拍,大家亦不難找到幾聲酷似〈Computer World〉琴音,然後加入Mellotron與Choir音色的演奏,卻又勾勒出另一種色彩。〈Musica Ex Machina〉是源自Bartos在90年代初葉所創作的一首曲目〈Bombast〉,後來變成他與Electronic (Bernard Sumner + Johnny Marr)合作時一首單曲B-Side作品〈Imitation of Life〉,現在他把此曲還原基本步。 

向曾與Andy Warhol合作的法籍紐約市藝術家Isabelle Dufresne(又名Ultra Violet)致敬的〈International Velvet〉,全然是Kraftwerk那種帶著古典音樂詩意的歐陸典雅風電子樂章,泛著柔揚的仿弦樂與木管樂的音韻。〈Instant Bayreuth〉亦來得有如〈Ohm Sweet Ohm〉和〈Franz Schubert〉等Kraftwerk古典風電子樂曲。

Bartos是敲擊手出身,日後他亦花了不少時間鑽研鼓機程序。當年Bartos在Kraftwerk的〈Computer Love〉、〈Tour de France〉和〈The Telephone Call〉裡用上Hohner鼓機的Rumba節奏,這次的〈Hausmusik〉亦是同一系列的曲目,是首愉快的純音樂Synth-Pop小品。〈Vox Humana〉是由Maestro Rhythm King鼓機奏出的四段節拍:Mambo、Funk、Rumba、5/4,以及多種Synthetic人聲(男聲、女聲、孩子歌聲)打造出來的節奏與人聲曲目。 

《Off the Record》裡也有一些簡短的曲目。如〈The Binary Code〉是只有一分多鐘的電子Sequence,〈Silence〉更是只有六秒的無聲作品。 

Bartos個人作品與Kraftwerk的最大分別,是他來得較人性化。〈The Tuning Of The World〉是源自他在一盒卡帶裡的樂曲〈Neon Piano〉,後來他在2011年看到Laurie Anderson的一個演出,而啟發他寫成這首探討死亡與生命,美麗得令人動容的Robot-Pop Ballad。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