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2日星期三

Foals:不一樣的第二擊

兩年前聽英國牛津五人樂團Foals的首張專輯《Antidotes》,我會把他們納入為不折不扣的Dance-Punk隊伍看待,TV On The Radio的David Sitek之製作或多或少在他們身上代入了相當的紐約氣味。兩年後帶來後繼專輯《Total Life Forever》,毋庸置疑看到Yannis Philippakis等人要帶來不一樣的第二擊,不要原地踏步。

《Total Life Forever》在瑞典哥德堡灌錄,換上由Post-Punk樂團Clor的Luke Smith擔任監製。Luke Smith擅長Analog用聲,所以Foals的歌曲在來得Organic了、曲調也細緻成熟起來,沒有前作那麼一股勁的跳脫Upbeat與搶耳。嚐一口,可發覺今次Foals的音樂味道是挺複雜的。

最先發佈的〈Spanish Sahara〉已急不及待地向樂迷彰顯他們所發生的蛻變——不再是衝口衝面而來,取而代之是以冷峻疏的氛圍作開始,配以Yannis 筆下人生哲理式歌詞,這首接近七分鐘的歌曲亦漸漸凝聚出一股Post-Rock般的張力暗湧,懾人心魄,對Foals來說無疑是那麼洗心革面而來。

Foals在《Total Life Forever》裡的歌曲其實仍舊Groovy盎然,只是歌曲旋律卻有如Indie-Rock般細膩,音質上也比以往為清爽得多。開場曲〈Blue Mood〉便是一首由中板Ballad而切入Groovy節奏的作品,最新單曲〈This Orient〉的暢快流麗正回復到Foals故有的本色且迎合市場需要,〈Miami〉有如Cheesy起來的The Cure爽朗歌曲,主題曲〈Total Life Forever〉來得絕對Punk-Funk吧。

〈Black Gold〉以Dub樂的肌理帶出,Dance-Punk的曲式當中賦予幾分Dream-Pop般的深潛氛圍,六分多鐘的此曲是除了〈Spanish Sahara〉外專輯內最長的一曲。Foals深受Talking Heads、Arthur Russell、德國Krautrock影響之餘也喜歡Techno,其電音底蘊,今次先有〈Fugue〉這首不夠五十秒的Glitch電音鋼琴樂章,其電氣音質亦引伸到跟著泛著Post-Punk低調氣息的〈Afterglow〉以及好Deep的一曲〈Alabaster〉身上。而〈2 Trees〉的連綿溫婉,若把主唱抽起,那根本是一首Post-Rock曲目來。

5 則留言:

KK 說...

袁老總之文筆, 果能簡易精要, 描繪出Foals此大碟之內與外

Samuel 說...

有BLOG話佢地玩既係MATH ROCK,請問咩叫MATH ROCK?

袁智聰 說...

玩Math Rock是Yannis Philippakis的舊樂隊The Edmund Fitzgerald。
Math Rock:
http://en.wikipedia.org/wiki/Math_rock

Erik 說...

Foals也是玩Math Rock的

匿名 說...

您好,先前曾向網友詢問與
The Killers 的Shadowplay
Blur的Song2
Oasis的The Shock Of The Lightening
類似曲風的歌曲
有網友推薦我Foals
覺得Spanish Sahara
還不錯
不知道前輩有沒有更好的建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