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1日星期三

Delphic│Two Door Cinema Club:雙拼獨立舞曲之夜

首先,不得不稱讚主辦單位Untitled一拼把Delphic和Two Door Cinema Club帶來香港演出。兩者同是當今的英倫Indie-Disco / Indie-Dance新銳、同樣是在今年發表了處男專輯、同是一行三人(現場演出另增客席鼓手),彼此旗鼓相當,所以他們聯袂在港舉行音樂會,對樂迷來說無疑一次過滿足了兩個願望。昨晚在HITEC的Rotunda,我們參與了一個多麼令人盡興而歸、全場舞不停的英倫雙拼Indie-Disco / Indie-Dance之夜——即使我身處攝影區,仍能感受到樂迷舞動時地板的震盪。

雙拼之前先來一道前菜。為音樂會任暖場演出是本地的PixelToy,當晚以全玩快歌的姿態演出,電子節拍加碼而來。即使只有二十分鐘的表演,但何山又玩其改裝iPad又扭Filter又彈結他又玩iPhone,實行出盡法寶;由改編自Shocking Blues作品〈Inkpot〉的〈夏春秋〉作開場、最後玩Joy Division的〈Love Will Tear Us Apart〉作結,好一個改編歌的首尾呼應。

Delphic與Two Door Cinema Club,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我喜歡來自曼城的Delphic多些,是他們因為他們是一隊擁有雙重性格的樂團,以及有較酷而更強大的舞池動能。

當晚看Delphic的現場演出,你可以看到他們如何「一團分飾兩角」,懂得如何把獨立結他樂團與電音樂團的表演形式互相交替而來。

樣子較照片為老誠的James Cook和四眼仔Matt Cocksedge起初分別背起低音結他與結他出來時,Delphic是一隊Indie-Dance樂隊,所以開始時所玩出的〈Clarion Call〉、〈Doubt〉、〈Red Lights〉都是他們傾向Song-Based的作品。玩到〈This Momentary〉時,高壓的電子舞曲的動能即時飆升,樂團產生變形作用,推向Club Oriented的音樂層次。正如他們之前所說,〈Halcyon〉、〈Remain〉等歌曲那溫婉而憂傷的調子總是叫人聽得動容。然而當作為壓軸戲之作〈Acolyte〉出來時,Delphic又再全然變形成為一隊電子舞曲樂團,長長的一曲祭出懾人心魄的舞池電氣張力——但Matt的結他卻是如斯的迷幻淒美,接近Shoegaze那種。他們實在太精采了!

相隔半句鐘後輪到Two Door Cinema Club出場,發覺那時站在最前排的都是一群很年輕的樂迷,尤以女孩子居多,畢竟他們那種調子流暢、青春無敵、比較Pop-Oriented的Indie-Dance風格,無疑較適合年輕樂迷的口味。而且,似乎他們的樣子亦較討喜吧,眼前主唱Alex Trimble是那種白白滑滑的奶油味男生,看來蠻可愛,反而最型仔是低音結他手Kevin Baird。

一開始玩出〈Cigarette In The Theatre〉已令全場亢奮起來。基本上首張專輯《Tourist History》內的十首歌曲十首也玩盡,也有玩B-Side歌如〈Costume Party〉,抑或只有以Demo形式發表過的〈Hands Off My Cash, Monty〉、〈Kids〉等非專輯曲目。不同Delphic的,是Two Door Cinema Club還設有Encore環節,先是〈Come Back Home〉再來〈I Can Talk〉作結,後者的人聲Sample一出,場面即陷入瘋狂狀態。

所以,我反而略嫌Delphic的演出有點不夠喉呢。

6 則留言:

Dreamson 說...

Delphic系今年最佳現場!!!正得爆!!!TDCC好明顯吸引大批小年輕,正所謂青春就是這樣子!可惜Delphic太短了,只得一只碟時間.意猶未盡!如果放系TDCC後面壓軸會更加好D...

匿名 說...

當晚有見到你係攝影區影相!仲有叫你, 但你聽唔到~

DELPHIC簽名碟..好羨慕, 之後沒有做專訪嗎?

袁智聰 說...

我沒有做專訪啊。

林貓王 說...

我反而較喜愛Two Door Cinema Club的流行曲目
看到香港朋友得以連看Delphic加雙門
真感到台灣沒有這個福氣啊!!!

袁智聰 說...

Elvis,

香港也沒有看Massive Attack / Pet Shop Boys這個福氣呢,哈哈。

The Music Soul 說...

好羨慕啊!

可以一次看delphic+ two door cinema club真是好,九月在多倫多的巡迴是和 Bombay Bicycle Club & The Lonely Forest, 不知有沒有和delphic一樣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