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6日星期四

Mick Karn (1958 - 2011):低泣的低音結他

昨天早上傳來的噩耗:Mick Karn不敵癌病,在1月4日下午四時半於家人與友人的陪伴下在倫敦Chelsea家中逝世,享年五十二歲。

去年6月4日,Karn的官方網才發佈他末期癌症的消息,並發起籌務醫療經費行動。想不到Karn的病情惡化得那麼快,才僅僅相隔七個月日子而已,我們就痛失了這位風格別樹一幟的英國低音結他手。

而之前Peter Murphy宣佈他與Karn復合Dalis Car(二人自1984年首張專輯《The Waking Hour》後便一直沒有再見面),並計劃在去年9月進入錄音室。到底計劃已胎死腹中,抑或有留有多少遺腹作呢?

Karn逝世的消息來得相當突然,一下子好像不相信他已不在人世。作為追隨他多年的樂迷除了深表惋惜之餘,對於我而言,在一個多月前媽媽被確實為末期肺癌並開始擴散,如今得悉Karn的離世(這陣子還有司徒華先生),便更加感到深切之哀痛。

Karn的逝世,他的一手Fretless Bass、他的Bass-Driven歌曲,以至他的單簧管與色士風吹奏,也成為了絕響。這位深受Art Rock / Jazz Rock低音結他手Percy Jones(Brand X)影響的前Japan成員,無師自通地創造了他的「簽名式」Fretless Bass彈奏功架,也是何以當年他在Bill Nelson、Gary Numan、土屋昌巳、Kate Bush的歌曲裡客串,都是那麼為樂迷津津樂道。

然而在我心目中,Karn不獨是一位低音結他手,而是一位Multi-Instrumentalist;也別只有談他在Japan時期抑或他與別人合作的作品(誠然他參與NiNa、The d.e.p. 等超級組合實屬伴奏性質),多年來Karn乃孜孜不倦地發表過超過十張個人專輯與Collaborative的唱片。

翻出了Karn的舊唱片重溫。眾多‎他的作品當中,1987年發表的第二張個人專輯《Dreams of Reason Produce Monsters》是我聽得最滾瓜爛熟,也是之前我唯一有放進iPod的Mick Karn專輯。1987年是我寫樂評的第一年,我仍記得1987年我的年度十大專輯的第一位,正是這張《Dreams of Reason Produce Monsters》。

那年初夏,我在家中聽著《Dreams of Reason Produce Monsters》裡由悲慟的單簧管與色士風奏出的主題曲〈Dreams of Reason〉,忽然嫲嫲走來對我說,這首音樂好像港督喪禮的樂曲。之前,第二十六任港督尤德,才在1986年底於任內猝逝,當年電視有直播他的喪禮。

這天我重溫多首Karn的曲子,比如在《Dreams of Reason Produce Monsters》裡與David Sylvian復合的〈Buoy〉、《Bestial Cluster》裡的〈Back In The Beginning〉、《The Tooth Mother》裡的〈There Was Not Anything But Nothing〉、《Each Eye A Path》裡的〈The Forgotten Puppeteer〉,我從末如此地聽到當中的感傷。





3 則留言:

紙袋人 說...

從1998年無意間在台灣的誠品書店買到您的音樂殖民地起,便習慣依照雙週刊的進度收集並貪婪的吸收裡面各個音樂領域的新資訊和深度而專業的專文介紹(尤其是電子音樂)及好文章,後來台灣也有了自己的版本(可惜短命而終),再到現在的線上部落格,我始終是您的忠實讀者,在您有些奇怪的港式文法底下,有的是跨越幾十年的豐富音樂資料庫和對音樂探尋的執著,從服兵役到現在變成一個上班族,我對音樂的熱愛也未曾稍減,幸好有您的陪伴才能讓我不斷聽到美好的音樂。

在這篇文章中看到關於您的母親罹患癌症的消息,也讓我想起這幾年來有數為家人因此而離開,除了想為您和家人打氣,也想告訴自己心裡的話一定要即時表達,因為誰都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說出來的,所以利用部落格的小角落留言,請您繼續加油。

最後也為最近過世的民主鬥士司徒華獻上最高的敬意。

袁智聰 說...

謝謝。

rosim 說...

還記得黃貫中曾說:雖然早知他有多厲害,然而當親眼在錄音室見到他彈奏的一刻,仍是不其然地「哇」一聲!

當年,第一次聽到他的低音結他聲時,我也是如此:「哇」一聲!

逝去的八十年代。回憶中,又損了一角。